被子是寒冷冬日最美好的歸宿,我窩在被子里,不想醒來,斜陽掛在薄紗窗,我眯着眼睛想,今晚我只想懶洋洋。

做什麼才可以有精神,我已經慵懶到和貓一樣,甚至和豬無異,我不能在這樣的天氣里任由自己,我要起來,做一點事情。

看一場電影,也許,聽故事在諾大的影院,那麼多人,我有點不習慣。

逛一個街景,我想,擁擠的人群,我會壓抑,我提不起興趣,雖然我也是一個女人。

那我要做點什麼?我不斷的問自己,終於斜陽越過窗帘,走遠了,我才下定決心。

約一堂課,靜靜等待時針旋轉,到了點,我披上衣服梳洗,只為輕柔的音樂和舒展的身體,在館里安詳的閉着眼睛。

今夜溫柔,我腮邊帶着笑,溢滿酒窩,我看着華燈初上,晚上要怎麼餵飽肚子。

電話不期而起,那頭溫和的聲音在耳畔如春風拂面,“要來嗎?我為你燉湯一下午。”

為我?大腦一時間失去思考,我還有人記起,我還可以在燈前綻放一個笑臉,因為挂念。

“好,啊。”我說。

我要提起紅裙,一路奔跑的準備,忽然我的手被人抓住,我急忙的回頭,我驚住了。

他臉上帶着波瀾不驚的淡然,眼神里有今夜最燦爛的星輝,“你要去哪裡?”

換我呆住,我只是不說話,讓我好好想想面前的人到底是誰?不是離開了嗎?為什麼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我沒有將熱淚流淌,我早已過了感動的年紀,我抽出自己的手,裝作若無其事。

“你確定為我留一碗湯?”

我看着車來車往,期待他的回答,又害怕他回答。

“只要你願意。”

良久,他吐出幾個字,落在冬日的空氣里,瞬間成了冰,我看到粉色的愛心漫天飛起,在我周圍,將我托起,如果說飄飄然是飛起來的樣子,我想此刻我已經成仙。

我走在前面,雙手插在褲兜,圍巾包裹着我小小的臉,為了一碗湯,我是不是真要把後半生交付,我不知道。

但是風無言,我們一起坐下來,湯熱氣騰騰,我低頭去嘗,把手中的湯汁當做瓊漿玉液在啜飲,此刻我是幸福的,因為溫度剛剛好,我決定嘗試。

人生不就是無數嘗試嗎?當年我可以為一個彩色的糖紙在馬路邊不停尋找,我可以為了軟糖,和一個男孩一起逃學去排隊領取,今天我想是不是可以為一個暖胃的湯而放棄漂泊,從此固定,我要認真思考。

夜無言,我頭枕着思緒,有點無奈,又有點欣慰,人生就是無數的不完美組合成寂寥而喧嘩的一輩子,我覺得,人生如酒,今宵別夢寒。

我翻轉身體,閉上眼睛,黑夜蓋住我的寒冷。我會做一個夢,春暖花開時,我坐在海邊,夢裡,我願意喝一口咸澀的海水,然後大口喘氣,夢裡我笑了,因為我知道明天,我還會去尋一碗湯的幸福,只要電話響起,我只要安靜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