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之前,在跟朋友一起唱K時,一個朋友說,親,你確定剛才唱的時候沒有把原唱打開?

對,我很喜歡聽陳綺貞的歌,而且還很喜歡唱。

其實,小文仔也不是那種整天不作就想死的人兒,但是陳裝裝的歌就是喜歡聽,喜歡歌詞裏面簡單的邏輯,甚至是白話的語言。

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真的矯情。聽一首可以從天亮聽到天黑,從歌詞聽到感情。從工作聽到生活。

對呀,陳裝裝,怎麼回事呀,怎麼聽你的歌就那麼矯情。


我是一個喜歡抓字眼的人。

很多情緒是沒有意義的,沒有自圓其說的由頭,就是來了,也就不容易走了。

人耍起脾氣來不好招架,情緒惹起性子來,更是不好安放。

晚上,本來是想聽首歌就各自晚安,明天迎接美好的太陽,但是一聽就不太會睡着了,所以安眠曲都是沒有歌詞的。這就是我一直相信語言的力量。口若懸河的演講是,直呼胸臆的歌詞也是。


這幾天,下班打卡之前都會有小霓娜或者是莫妮卡會磨蹭磨蹭,對,有時候也會是小文仔。

儘管是一臉油光,一身多肉,還是很自戀的想要他們幫我 拍一張照片。

我有美圖,我有FaceU,我有SelfieCity ,沒關係,總歸是要 P 的。

沒啥事,我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也明知想象是美好的,那就夠了。


我一直是個標題黨。

陳裝裝,正好就是對口我的標題,

想象,在我看來,一直都應該是個超級厲害有魔力的東西。

有多少歌詞,真的是有很具體的意思,有多少歌詞,也是真真切切的說明了你想說的含義。還是以一種文藝的方式將你欠缺辭藻的語言修飾的圓圓滿滿,明明白白。

你知道的,不是你需要他,就是你想給他聽的人需要他。需要他的含義轉述的表達。


有沒有,這種習慣。

你談戀愛的時候,有沒有屬於你和他的一首歌曲。

他唱給你的,或是你唱給他的。或是這首歌唱給你們的。

我沒有這個習慣,但,我有這個經歷。

那首歌格外好聽,就算是兩個人的狀態已經不是原來的設定,歌曲還在那。簡簡單單。

聽了會矯情,也是,但是其實哪有那麼的情緒需要一直在那個原地矯情。

我是一個合格的前任,你也是個靠譜的原來。


原來,微信還沒有那麼盛行的時候。

我們都是還是玩着QQ ,逛着空間,刷着微博。

那時候,總是會時不時的給自己跟新一條簽名,往往這些代表你時下心情的簽名,大多數都是歌詞。

所以,對吧,人都是會從歌詞中尋找到共鳴感。

只是我們說出來就是土的掉渣,別人用語言的裝飾后,格外逼格UP不少。

如果有機會,翻翻自己過去的說說記錄,真的就是一段進化史。

挺可愛的,也挺有意思的。

幼稚的過程總是會讓人比較容易心軟,不太會用過於貶義的詞彙去描述。


對呀,陳裝裝,聽你 的歌怎麼就那麼矯情,

你說呀,陳裝裝,怎麼我就是還是那麼喜歡聽勒。

有時候,小文仔,也是一個裝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