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中翻到小時候的照片,蹣跚學步,歪歪斜斜的樣子,讓我回想到很多事情,家裡最小的一個孩子,也許都有很多可以回憶的事情,而我偏偏是最特別的一個。

生活在農家小院,每日和青草牛羊為伴的童年,不得不說是幸福的,沒有三歲牙牙學語就送到幼稚園,被圍在一個房間里,四壁都是孩童的生活我是沒有經歷過的。

晨起與風為伴,迎風瘋跑,逮一頭羊,騎在羊背上,唱一首歌,隨意的音符在上空飄揚,兒時的我是野馬一樣的放養着,沒有人管,沒有人問,是自由。

但是我想有一個疼愛我的心,只要一點關注,一個眼神,也許我就不會那麼迫切的需要愛,缺愛導致的生長不良讓我內向,孤僻,喜歡陰暗的角落裡幻想。

我想要有一顆心,在我身上投注一點愛,哪怕一點點,我想我也不會孤注一擲,我需要父母的愛,我需要兄長的保護,我需要姐姐的疼惜,可是這些在我幼小的心靈上都是傷疤。

每個孩子都是天使,天使也需要陪伴,一個人瘋長,少了愛,註定會長偏,偏離軌道,辜負大好時光。

爸爸媽媽,每次看到你們辛苦的勞作,抱起哥哥和姐姐的時候,我蹣跚着跟在後面,心裏的陽光都被奪走了。

因為我也是一個女孩,所以渴望被愛着,像一個小公主一樣,可是那些場景都只能在夢裡,我拚命學習,不過要父親的一眼肯定,可是那一眼,也不曾給我。

我逃到我能力範圍內最遠的城市,不過是要忘記傷痛,重新開始,我期待一顆愛我的心,一直籠罩着我陰暗的心靈,我早早的愛上目光,關注的,保護的,沒有任何理由。

我只要簡單的擁有,我這個年齡應該有的愛,可是沒有,我有些慌張了,我原來是那個被忘記的孩子,因為家裡孩子真的有點多,我覺得不多啊,才三個。

可是,歲月無情的吞噬着我的童年,還有青春,我過早的迷戀異性,我想從那裡獲得我一直缺少的愛,他的目光像鑽石一樣,耀眼奪目,今天看來,都是幻覺,一場幻夢。

該醒醒了,我的心,我不曾在別人那裡得到的愛,今天我要給我面前的孩子們,他們那麼可愛,臉上還帶着好奇,還有熱烈的期盼,我想我的一顆千瘡百孔的心應該修修補補,給這些孩子一點愛。

我站在旗子下面,看着整整齊齊的排排站的孩子們,我的心開始慢慢膨脹,我不曾有的金色童年,現在的孩子都應該有,一代更比一代幸福快樂才正常。

我揮舞着雙臂,在孩子們面前跳動,我扮演老虎,我成了青蛙,我無所不能,因為我正在消失的年歲里修補已逝的年華,我想把一副暗淡的畫卷塗鴉上絢麗的光粉,有孩子們最真的笑臉,還有一顆,我老弱的,但是卻滾燙的心。

我帶着一顆心來到這個世界,如果世界不曾為我敞開一扇窗,那我就打開我的心靈,讓我去溫暖眼前的每一個人吧,如果要給我這一生下一個定義,我想我只是心靈的囚徒,現在在放生的路上,放過自己,綻放一點微弱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