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小鹿

剛工作時,單位有一名同事,人很漂亮,兒女雙全,老公是個房地產商,每天車接車送。所有人都覺得她很幸福。

我也曾羡慕她,並幻想以後也能擁有一個這樣幸福的家庭。

直到有一天,一個女人找到單位,當著很多同事的面,請她讓位,才將她老公出軌的真相徹底暴露在我們面前。那時候我才明白,你眼中別人的幸福,別人的好,只是表面的一個錯覺。幸福這東西,到底是真是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同事很傷心,幾乎問遍了單位的同事:自己該不該離婚。她老公不想離婚,對她比以前更好。似乎拋卻出軌這件事,其它的並無可挑剔。於是很多同事勸她不要離婚,說要看開點,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只要他的心在你這裏,早晚會回歸家庭。還有的說男人沾花惹草是本事,只有沒錢沒本事的才窩在家裡守着你一個呢。就連同事的母親都勸她,說孩子都這麼大了,離婚孩子會受影響,再說他人大方孝順,就忍忍吧,過去就好了。

同事本就不想離婚,既然大家都勸她不離婚,她也就忍了下來。只是從那以後,我很少再看到她明媚的笑容。從前的果敢幹練,也慢慢逝去。她老公一直沒有跟外面那個女人斷掉,只是更加隱蔽謹慎。她數次發現了蛛絲馬跡,吵過鬧過,甚至以死相逼,最後都被男人以加倍的“好”搪塞過去了。

同事就這樣在糾結和矛盾中走了過來。直到某天,單位突然組織大家去醫院看她,我們才知道,原來她已積鬱成疾,不久於人世了。卧病在床之際,她老公用湯勺一點點喂她吃東西,單位的人又說到底還是夫妻,患難見真情,重病時仍不離不棄,對她真好。

同事聽了這話突然情緒激動,掩面而泣:只怪當時沒有拒絕他的好,就是這些好,像毒品一樣讓我一點點麻木,明知應該斷掉,卻又戒不了,真是生不如死。

人之將死,看得就透徹了。當年在所有人中,我是為數不多勸她離婚的一個。在我看來,逾越自己底線去維繫的感情,一定不會有好結局。可惜她明白得太晚。

有句話說:出軌的男人就像掉在屎上的錢,不撿可惜,撿了噁心。

單位的人都覺得她老公比那些翻臉無情,出了軌還理直氣壯威風凜凜的渣男要好,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他能人渣一點,出軌后就提出離婚,不再對她好,同事或許可以當機立斷,和他分道揚鑣,涅磐重生。正是因為他的“好”,讓同事每日每夜胡思亂想、心神不寧,時刻活在糾結中,以致積鬱成疾,過早地撒手人寰。

有些好,是扎進你皮肉深處的刺,雖不致死,卻讓你心有餘悸,生不如死,倒不如利刃直插心臟來得痛快些。

明知愛人活在煎熬與痛苦中,卻不去斬斷引起這一切的根源,怎能稱得上好?給你一刀,再給你一顆糖,怎能稱得上好?這樣的好——絕不是真正的好,你必須狠狠地扔掉。你要知道,一杯毒酒,放再多的蜂蜜,它還是穿腸毒藥。

在我看來,男人對女人的好,永遠只有一種:一眼認定你,一生都是你——這才是真的對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