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管束我最嚴,她是慈母兼任嚴父。但她從來不在別人面前罵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錯了事,她只對我一望,我看見了她的嚴厲眼光,便嚇住了。

我漸漸明白,世間最可厭惡的事莫如一張生氣的臉;世間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氣的臉擺給旁人看,這比打罵還難受。

如果我學的了一絲一毫的好脾氣,如果我學的了一點點待人接物的和氣,如果我能寬恕人,體諒人—-我都得感謝我的慈母。

                                                  節選胡適《我的母親》


午安,深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