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人間最最美的月份,花開大地,香滿乾坤,最美不過人間四月天,一點不假。

四月才剛剛翻開,我便迫不及待的想去看一看,不知道櫻花和路邊的那些粉色的花有什麼區別。

那些粉色的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滿枝頭開放,一眼望去,如雪一般,粉嫩的如女娃娃的粉拳頭,如霧一樣,好像我們心頭的最動人的往事,有初戀般的含羞和模糊。

而櫻花是什麼樣的呢?聽說武漢大學,每逢櫻花盛開的時候,大學裏面都賓客盈門,大學的門檻都磨亮了,武漢大學不得不將開放的人數限制起來,這一限制,更加火爆,附近的賓館忙破了頭,還有很多想看櫻花的主們沒有歇腳的去處,更別提賞玩花后,可以吃一餐美味的飯,人都站滿了屋子,擠來擠去的人們啊,會不會想我是何苦來哉,來看一眼花,要餓好幾個時辰。

可是,每年四月,看花的人還是會去,好像那有無窮的魔力一樣。

武漢大學的櫻花,我真真是無法去賞了,好在科大的櫻花也開了,驅車前往,時間上還是可以接受的。

這樣想着,就等四月天,風頭起,花香盈屋,我看着街頭,車水馬龍,算好日子,可以出發了。

一早上,收拾了家庭,換了最清爽的衣服,在鏡子里笑一笑,明了了自己的心境,今天,我要去看一看,櫻花,它到底長什麼樣子。

一路上,春風吹着,隔着窗戶,一絲絲小縫,暖暖的風便撲了我一脖頸,痒痒的,撓撥我的心,看花的情,也靈動了。

陽光曬在身上,毛孔都一驚一乍的,今天是一個艷陽天,路邊的孩子,簡單的穿着毛衫,冬天的棉襖已經脫下,因為穿的輕便,只見孩子在路上不停的奔跑,後面的大人,一邊追着,一邊罵著:小崽子,你跑慢點。

孩子全聽不見,只是跑,一會兒,腦門上都是汗,掀起毛衫,露出粉嫩的小肚皮,大人終於才捉住孩子,自此開始新的一輪追趕。

春天,就是這樣熱鬧,有活力,生命力帶着四月的浪漫和美麗,到了科大北門,我看到大大的校名。

校門上寫着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我知道是這裏不會錯了。

車子不知道找了多久,總算有個落腳地,急忙下車,不記得車門鎖上沒有,我聞到一路花香,便忙不迭的順着氣息,不問塵世了。


櫻花初的放,花期七天左右,我看着樹枝上盛開的櫻花,粉的如少女的臉頰,一層一層的展開着,層層疊疊之間,各自散開,誰也不遮擋誰,每一個花瓣之間,相互簇擁着,花心裏躺着花蕊,淡淡鵝黃的軟莖上點綴着黃色的蕊,一朵盛開的櫻花大致就是這樣了,引來一路的合拍,還有低頭暗暗的欣賞。

遊人如織這個詞,近來我理解的稍稍透徹些,看到一路上,都是人群,孩子的笑聲,草地上的各色小花也開放了,在人間最美的月份里,齊齊看着我們最美的季節。

不知道那些黃了的如蝴蝶一般的花是什麼,它們挨在一起,相互笑着,春風一起,搖晃的像個古代孩子背書的樣子。


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點綴在校園的邊邊角角,不經意路過,都會蹲下來,問問它,你是夢幻小花嗎?迷霧一般的紫色,多少帶着點神秘吧。


就這樣,一上午,看了櫻花,始終沒有找到那株名貴的綠櫻,不過看了些黃的、紫色,紅的,還有白的花,也算驚喜吧。

直到肚子叫了三巡,我才戀戀不舍的收回了腳步,腦海里都是花,還有春風,此刻心想,春天啊,你能否走慢一點,再慢一點,讓花開的輕柔一點,再柔和一點,讓我好好的在這花海之間,欣賞個足吧,好嗎?

如果不可如願,那能否在這最美的人間四月天,時鐘划慢一點,一點點,讓我們看美好的事物的眼睛豐盈一點,讓我們乾癟的靈魂豐滿一點,從此,四月成再生之月,有花,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