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臉上的痘痘近幾個月有加劇的形勢,其實我一直嘗試用食療、運動、作息規律等不帶任何副作用的方式來調理它,可惜它從未捨得離開過我。這一回我忍無可忍了,再一次跑到醫院的皮膚科求看病。

那是位年約四十的女醫生,問了我一些基本情況之後,她突然對我說:“你有沒有發現,以前長出來的痘痘沒幾天就消失了,但現在消失的比較慢,皮膚的自我修復能力沒那麼好了!”

我愣了一秒鐘,懂了她的意思,原本冷靜且冷漠的那一張臉瞬間破功,呈現出來的表情是崩潰的,還忍不住去夠女醫生衣袖,拚命地點頭:“以前痘痘很快就消失了,所以我不覺得臉上的痘痘有影響到我,可是如今,我不得不來看醫生,就是我已經拿它沒辦法了。”

年紀一年大過一年,你漸漸遠離了正青春的年紀,即便身邊總有八十歲的人告訴六十歲的人:“我像你這麼年輕的時候……”,也總有95后的自作成熟的小姑娘告訴你:“雖然你比我大了八九歲,但是我總覺得咱們年紀差不多。”尤其是,還有一些人會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跟你說:“今年你才29歲?好小哦!我覺得45歲以上才算是有一丁點兒老。”

現在的社會中,人們對待年齡這件事越來越寬容,無論是哪一個年紀,都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現在就是最好的年紀”,沒有人會因此嘲笑你,人們只會深表贊同,覺得你是個积極陽光的人。但是,恐怕只有你自己知道,時光對你究竟有多刻薄,而你也有多不想去面對新的一天那個膠原蛋白又少了一點,每多一分一秒都在走向松垮的自己。

你知道,你抗不過時光,抗不過地心引力,那唯一能抗橫的是和一樣的凡身肉體,比如那些年歲和你差不多的人們。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除了時光之類的不可抗力,我們難以用自己愚蠢且效果微著的辦法來拒絕它在我們身上發生的印記,更多時候,當看到鏡子中那個明顯不如自己理想中那樣迷人的真實的自己,免不了感嘆一個問題:我對自己做了什麼,我現在才會變成這樣?

還是拿我臉上的那些痘痘來說事,除了先天性的痘痘肌和敏感肌讓我佔盡弱勢之外,我明白自己也有很多問題。

別以為我說的食療有多科學和明智,不過是告誡自己“饞的時候用水果代替零食”“三餐規律,不準吃油炸食品”之類,即便如此,有時候我也屢屢犯戒,比如賴在燒烤攤上不肯走,比如一不小心就對在“微辣中辣重辣”之間選擇了後者。

偶爾,我也會特意給自己安排食譜,比如三餐分置一些燕麥片,海帶,玉米等針對腰部脂肪的食物,也練就了一日三餐可以連吃三碗以前打死也吃不下的毫無味道的各種食物,然而這些還遠遠不夠,殊不見那樣身材皮膚超好的女生即便是底子不錯,也十年如一日堅持着常人難以想象的生活好習慣。

也別以為我說的經常運動是有多麼經常,即便是一周少則一兩次,多則四五次,平均每次三個小時。雖然較之以前,我的身材是好了那麼一點,但估計是運動方式和強度遠遠達不到通過運動來塑形和改善身體狀況的地步。

再說作息規律,這是越來越多人正在重視的生活方式,不但涉及有一個更健康的身體,也和我們常說的自律緊密聯繫在一起。

和很多人一樣,也不知道下了多少次決心要早睡早起,於是在熄燈之前無數次看手機上的時間,卻沒有睡着;無數次睜開迷濛的雙眼掐掉鬧鐘,雙手又癱在了柔軟的被子上。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身邊有很多人生活着,每個人都在尋找着最好的可能性的自己,但總有些時候會忍不住想到生活並不如意,想到曾經放飛自己,散發出的聯想是:為什麼不能更努力一些?為什麼要熬夜?為什麼有那麼多贅肉?為什麼當時忍不住嘴饞……

美女都是狠角色,厲害的人都是狠角色,可能是因為你對自己還不夠狠,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得過且過。

每一次在健身房裡活蹦亂跳的時候,我總會想,如果我不來這裏,會在干什麼?更多時候累得氣喘吁吁時,我會想我為什麼那天要去吃宵夜,為什麼那一頓暴飲暴食,為什麼在沙发上躺了一天,哪怕光是站着也好啊……於是我每次积極地運動,在心理上都是為了抵消之前的光是為了滿足懶惰和轉瞬即逝的感官愉悅。

每一次看着凸起來的肚皮,而其他人是平坦甚至有馬甲線的小腹,我也無數次懷疑:我要不要做做什麼運動鍛煉一下腹部,為什麼每次開口吃東西就停不下來,我以後可不可以少吃點垃圾食品……

每一次加班到深夜,我心想為什麼之前的日日夜夜效率如此之低,這多出來的不必要的加班純屬折磨自己;

每一次囊中羞澀買不起想要的東西,總會感嘆究竟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又或者該去哪裡尋找新方向,讓自己可以不用為了滿足不了的物質需求而勞心勞力;

每一次被不太熟悉的人在各個方面KO,內心唏噓,也不知從自己從哪一刻落於人后,又或者從來都是拼不過天賦,也拼不過努力……

看着眼前的這個自己,我並不是很滿意,但我知道肯定是之前的我做過什麼或者沒做過什麼,才誕生出了現在的自己。如果我現在不努力去做點什麼,大概以後的自己也並不太容易讓包括自己在內的人滿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