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一起,難免要八卦。

“你是否,只是撩他?”閨蜜好奇。

“這不叫撩,叫喜歡。”她莫名動氣。

“他是做什麼的?是否非他不可?會否與他結婚?”閨蜜一口氣問。

每一個問題,都讓她無法回答。連珠炮彈,讓她發暈。

“能不能放過我?”她懇求。

“我擔心你。不要太輕易去愛,要……”閨蜜擔憂。

“能不能放過我?”她再次懇求。

閨蜜終於不說話。她卻異常疲倦,深陷在椅子里。無限寂寥。

每一個問題,都讓她無法回答。她當然明白,閨蜜們的苦心。其實,她們的每一個疑問,她都反覆問過自己。可是,她始終無法回答。情深言淺,她與他還並未開始,又有什麼資格,什麼自信,去窺探未來。那遙遠的,難料的未來。

曾經,她也喜歡深思熟慮。總以為來日方長,會有無限機會,可以慢慢地,慢慢地相愛。可是,人生難料,世事無常,那些心動的瞬間,如同轉瞬即逝的花火,一個疏忽,便永遠錯失。有的人,一旦錯過,就永遠不再。

世間的一切,都有保質期。人心是不斷流動的河水,無法兩次同時踏進。物是人非,是最無奈又凄惻的現實。此一時,彼一時,世界不曾停止轉動,時光不會因你等待。昨天已死,明天太遙遠,我們只能保證,這一分,這一秒。

這一刻,我如此愛你。所有的任性,直率,胡鬧,寵溺,只因深刻的恐懼:害怕來不及愛你,珍惜你,溫暖你。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如此快樂,如此迷狂。這是多麼寶貴的體驗,在這一刻,只想賴着你,只想屬於你。

畢竟,還能奢求些什麼?我並不貪心,只要愛情的一點甜。女子在讀好書,做好事業后,要追求的,不過是快樂。這一刻,你的美好讓我心悸,你的溫柔讓我沉醉,已經太過足夠。實在不必,去思慮太多,去奢求太多。

明天會如何?誰知道明天怎樣。明天也許整個宇宙炸為齏粉,明天也許你已經厭倦我,明天也許我已經忘記你。杞人憂天,終究是一種辜負。此刻的揮霍,其實與珍惜是同一回事。我愛你,只要現在歡樂。只求現在歡樂。

“你若喜歡他,我可替你,出謀划策。”閨蜜說。

“順其自然,看緣分吧。”感謝關心。

愛情,雖然是一種佔有慾。她卻始終,不願去強迫,不願去誘導。強扭的瓜不甜,勉強而來的,不會是真正的幸福。她知道,如果他也青睞,就會主動與她親近。如果他也動心,就會自然向她表白。相愛,是一種不用言說的默契。

她的一雙手,雖然很小,卻願意為他,撐起一片自由的天空。我的能力,始終有限,卻儘力而為,希望你能夠自在,能夠歡樂。你真誠而幸福的微笑,便是上帝的榮光,會照亮我所有的溝壑,寬恕我所有的愚蠢。你是我生命的一道光。

《世界換你微笑》中,尋尋覓覓,兜兜轉轉,終於遇到他。周富,將臉埋在他胸前:“我只以一種瘋狂方式愛你,漸漸不知還有其他,不知不覺人也發瘋。”他只是輕嘆:“沒有,你很可愛。”她在他懷中嗚咽。世事滄桑,恍若一場夢。

經過那麼久,吃了那麼多苦,才終於在一起。

這一刻,世界換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