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特意提前下車,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鐘才到住的地方附近。一路上的小商家太多,其中有半數是一聞到味道就讓人挪不開腳步的美食店,但心心念念着想去只去過一次的某家燒烤店,於是我強忍住飢餓之感,大步流星地趕到了目的地。

其實一路走來也有掙扎,最近一段時間到了晚上就想吃東西,就像是被放出來了吸血鬼,一見到肉就浮想聯翩,放開過自己的胃口大快朵頤,好不容易瘦下去的幾斤肉呼朋引伴招來了新的脂肪。

當我看到了燒烤攤的招牌時眼睛一亮,意志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朝着燒烤店走去,一見到兩個烤肉的小哥不禁想到了那360度都烤的堪稱完美的土豆片,覺得他們分外親切。

腦海中的菜單早就擬定好了,老闆手中的菜單還沒來得及遞給我,我口中的那幾個單詞就脫口而出。

要把食物烤好是一項精細又漫長的活計,我獨自坐在正方形的桌子上等待着,打量着身邊的人們。

這個地方很小,只有五張小桌子,其中兩張有人,一男一女,應該都是情侶。看着他們點了一大堆吃的,老闆還時不時從燒烤攤上拿來一手新鮮出爐,還冒着火氣的肉放到他們面前的盤子中,我煞是羡慕。

想起以前和朋友來吃的時候,面對着一桌肉覺得很開心,不過既害怕自己多吃了,又害怕別人吃少了會剩下,浪費啊。而此刻,光是看到那麼多種類的食物,我就會覺得滿足感油然而生。

天氣有點兒冷,穿着大毛衣的我走了這麼久,又有一條超少女心的圍巾,加上桌子底下還備了炭火,冬季的寒冷之感被溫暖代替。

老闆在後廚和燒烤處之間穿來穿去,而那兩個烤肉的小哥各站在燒烤攤的一邊,為了手中的烤肉、土豆、茄子和韭菜之類的食物忙碌着,再看看他們那認真做事的模樣,內心歡喜無比。

這不是一種用錢能夠買到的關於物質的快樂,而是有點兒自作多情地看到有一個陌生人在我而忙活,覺得世界對我充滿了愛意。

記得有一句話說,一個人吃飯的從容程度和內心的強大程度成正比。實在是有點兒意思。如果說在這之前,一個人進餐還有點兒做作或者假裝做作,總需要藉助手機才能寄託一點兒無助情緒,那麼可能在此之後,我一個人去吃任何東西的時候就會想着自己帶了一支隊伍。兩個人一起吃飯有多麼普通,那麼我一個人吃飯也只是那麼普通。

大概等了二十幾分鐘,我點的東西終於上來了,老闆在上菜之前撒了一點兒蔥花,圓鼓鼓的一小截一小截碧綠的顏色點綴在烤肉之上,少了一些猙獰,多了几絲垂涎欲滴。

除了肉,土豆片也是我的必吃菜,這兒的土豆片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土豆片。我大概描述一下它的形態。把土豆切片,薄薄的一層,撒上適量的調料(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大概有辣椒吧),360度無死角被炭火烤過。把土豆片和蔥花輕輕捲起,土豆片基本不會開裂,有點兒水分,熟得恰到好處。若是遇上被烤得有點兒脆的部分,土豆片會更香。吃過很多土豆片,大多是好幾塊一起烤,並且隨即丟一把調料上去,有些部位無味,有些部位太咸,而這裏的土豆是一片片排開來烤,上面灑落的調料也像是依次序排列開來。

我吃飯的速度一向很快,然而那麼長時間才做好的食物若是被我在幾分鐘之內就消滅完畢,未免覺得有點兒不夠尊重食物。儘管抱着這樣一種心態,待我吃完之後一看手錶,時間只過去了十幾分鐘。

看着盤子里滲出來的豬油和點點蔥花,我滿足地抹了抹嘴唇。

最近大概是在搞環境整治,原本熱鬧的那條美食街只剩下寥寥幾個攤位,這條道路的燈本就昏暗,這一天的夜顯得更深沉。沿着道路繼續前進,像是在恐怖電影中行走的路人,不過拐過兩個彎,就可以看到光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