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很多事情,如浮雲般變化莫測,沒有那麼多原因,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怎麼強求,到後來都是枉然。生活的意義有千百種,為什麼我喜歡寫作這一種呢?因為我喜歡和心靈對話,喜歡將文字一點一點的堆積成山,隨着歲月的打磨,砂礫一顆一顆的從指縫流走,從無到有的喜悅,從有到無的釋然和瞭然於胸,看世事變化,我的心是漸漸的豐滿了。

喜歡,哪有那麼多的理由,凡是有理由的喜歡,都可能不是內心最初的悸動,是一眼入繁華,還是一面之緣,終身不再忘懷的刻骨銘心,如若問一問愛人,為什麼選擇了我步入婚姻殿堂,他多半是吞吞吐吐,表現的不夠愛我,可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笨拙,這樣的呆萌,這樣的可愛,在我眼裡,這是最好的狀態。

如若問我,為什麼喜歡寫作?半根稻草不入手心,連腳邊的一點泥土,都是從故鄉帶來的,這樣無欲無求的寫作,真的可以給我快樂嗎?

如果我回答,真的可以,是不是有點不合時宜,現在的社會,那麼多的生存壓力,那麼大的工作緊張,那麼多的慾望和誘惑,怎麼可以保持初心,筆耕不掇?文章閱讀量少,點擊率低,就不艷羡那些動輒閱讀量過萬,點贊過千的爆文?

當然,羡慕是有的,可是這不足以阻擋我自己繼續寫作的筆尖,生活中,我總是能找到一些時候,喜樂也好,哀愁也罷,我總會有一種無形的推動力在推着我去寫我的心中所想,所見,所聞,所感,所悟。

好像我想的那些事情,十分有趣,如果不寫下來,我就會忘記,我曾經那麼有趣的生活,那些想法好像帶着某種特殊的魅力,讓我不動筆,心裏痒痒的,難受極了。

好像我見的那些平凡瑣事,裏面蘊藏着極大的財富,抽絲剝繭,逐步的露出珍寶的光彩,我的筆就是那埋藏在地下的歲月之手,因為日光,而重見天日,怎麼能不記錄在案,放在心頭呢?

好像我所聽的那些故事,都帶着神秘的色彩,那個大大的池塘里,真的有着成了仙的烏龜,它們偷天換日的,看着那個小城,可以給前來跪拜的世人們一點藥丸,紅的,綠的,黃的,只要吃下去,就可以除百病,一生平安。

好像我的感受,是那麼的強烈,即使夜闌人靜,即使月上高樓,我還是披衣而坐,拿起我的筆,這個時候,那恍惚不是筆,而是時間的安排,命運的造化,我不再是我,我超脫了,我飄於天空,躺在月亮的懷裡,聽夜間的蟲溫和的打着鼾聲,世界都睡了,唯留下我,在看着,看着這個世界。

好像我的領悟,是慢的多了,我不停的將我的思維觸角,伸展開,我不停的拉着我的筋骨,我的二十四節脊柱,在一節一節的往上延伸,覺得我的頭頂幾乎碰到了藍天,我成了貓,我成了虎,我成了犬,我成了樹,我是世間萬物中的唯一一員,因為寫作,而留在這美好人間,僅僅數年,也許就是最好的黃金時代。

我心裏盼望着,花落我在,花開,我也在,我看着花開花落,聽着潮水來了去了,我坐在我最喜歡的藍天之下,看着大海,那藍盈盈的海水,和天連成了一片,分不清哪裡是天, 也分不清哪裡是地,我置身在天地之間,覺得人生是好的,即使遭遇了許多苦難,困惑,難題,可是此刻,我卻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因為那濃濃的藍色,帶着靜謐的味道,它安撫着我的心靈,還有潮濕的靈魂。藍天碧海,海水來到我的腳丫,還有那些風一吹,就奏響音樂,我順勢躺在沙灘,讓沙子蓋住我的身體,我聽着海風和音樂一起歌唱,那麼柔和,那麼唯美,我閉着眼睛, 感覺遠處海水嬉笑的過來,海浪濺起的水花落在我的臉上,我笑了,心也跟着笑起來,我就那樣躺在海水旁邊,從頭到腳,全身放鬆到極致,我竟然就就那樣似睡非睡的甜甜做起夢來,我看到我拿着羽毛筆,在一個牛皮紙樣的本子上,開始快樂的寫起,我熱愛的文字來。

這樣的熱愛,帶着快樂,有時也是帶着痛苦而來,我從來沒有發現,哪一種意義有寫作這樣好,我即使帶着煩憂,寫完,我也忘記了憂從何來,我就自然而然的歡快起來。

因為沒有名利的牽絆,也不可能牽絆到我,我為我的心而寫,我愛着這飽滿的生命,因為生命的短暫,我珍視這一切,每逢拿起那支筆,我整個人就像一隻蝴蝶,在花朵周圍跳躍。

生活已經夠緊張,唯有寫作讓我放鬆,讓我成為了我,那樣甚好,不去想那些充滿壓力的事情,指尖觸到筆后,我的眉心就開始舒展,我的那些見聞,如電影一般,生動流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