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突然颳起一陣旋風,繼而轉成狂風,樹恭弘=叶 恭弘抖動,房屋好像也在搖晃,我突然覺得有點恐慌,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因為我還有很多未完待續的夢。

我的夢是軟的,連帶着我的心,我的腳步是軟的,我希望我可以快樂的和氣球一起在天空中自由自在。

我提着牛皮紙袋一樣的盒子,裏面裝滿了我的喜愛,有小時候在馬路上拾撿的彩色糖紙,被兒時小小的手掌摩挲,有了一層時光的底色,淡淡的,歲月如歌。

裏面還有我孩童時爬上樹採的果子,果汁淌了一個手帕,帕子上有了果子的精髓,天真的笑臉還倒影在白色的一塊方布上,牽動着我的記憶。

粉色的小蝴蝶結,在盒子正中,帶着甜甜的笑容,看着我,我僵硬的手開始發抖,那是多少年前,我從鄰家姐姐家要到的一個禮物,我幾乎帶着哭腔,才拿到的一個我認為最美的花朵,那是我少有的公主夢,從一個小小的粉嫩開始。

玻璃珠子上有一層灰塵,透着光線,我看到我模糊的臉,這些我最寶貝的東西啊,我要一併帶走,我要帶着我的愛,遠走高飛,飛到沒有塵埃,沒有掙扎,沒有痛苦,沒有壓迫的另一重天地。

我有柔軟的夢,心還是熱的,我的手已經冰涼,冬天劇烈變動的天氣里,我保持着內心的暖,我知道,那一點點的溫度,可以伴我度過寒冬。

我要我的夢慢慢開出花朵,在白雪皚皚的天地里,自成天地,有我還沒有破滅的氣球,在頭頂上飛翔,好像插上了一對翅膀,帶着無盡的憧憬,飛翔,飛翔。

我的身體已經机械而笨重,我怎麼也飛不起來,我急的滿頭大汗,我只聽到我有一次可以飛走的機會,汗水滑落我的臉龐,還有眼淚,我飛不走了嗎?

我還記得我的夢是軟的,可是為什麼我飛不起來了?我突然覺得自己被禁錮住了,手腳都不再靈活,我的身體被裹住了,像一個巨大的蠶寶寶。

我已經無法流淚,因為我此刻覺得呼吸困難。

還怎麼飛?還怎麼飛?我聲嘶力竭,我嗓子已經被堵住,不給我發出聲音,我苦悶的想睜開眼睛,看一下是什麼讓我變的如此笨重?到底是生活,還是無形的世俗的壓力?我不知道,我沒法思考,我覺得下一刻我會超脫,永遠超出塵世。

我即將暈倒過去,我覺得我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我看到一抹紫色的雲,正在我頭頂遊動,我看到一個人,他那麼熟悉的笑容掛在嘴角,我看到他了,紫色少年,對,是他。

我滿意的笑了,夢越來越沉重,我要跨越千山萬水,去尋找一個笑容,屬於他的笑容,那個笑容會伴我一生苦澀而無聊的日子。

早晨,太陽正光芒萬丈的俯瞰着大地,我站在陽光底下,覺得自己好像輕飄飄的,青絲飛起,我揚起衣袖,竟然飛了起來,越飛越高,遠過塵世,帶着我軟軟的夢,遠離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