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下午,我參加了劉心武先生在連雲港舉辦的題為《談寫作與閱讀》的文化講座。說到劉心武先生,他是我喜歡的作家之一,最開始讀先生的作品是在中學時期,讀的是《班主任》這篇文章。先生的作品很平實,帶有時代感,寓意豐富,讓人感覺和魯迅先生的文筆很像。先生給人的感覺也是極好的,先生今年74歲,走路有點蹣跚,但是看起來是個相當認真的人。

        講座開始時,劉心武先生並沒有循規蹈矩地講着寫作和閱讀的要點,而是先簡單聊聊他的寫作人生。我和大多數人一樣,原以為《班主任》是先生寫的第一篇文章,哪知道不是。先生的第一篇文章是在他16歲的時候發表的,是一篇書評,名為《評第四十一》,《第四十一》這篇小說的作者是一位蘇聯作家,描述的是一個帶着階級色彩的愛情故事。學界的作者們對於愛情和階級立場的評價向來是“一千個讀者眼裡,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先生讀完這本書之後進行了點評,並將書評投稿給了《讀書》雜誌社,先生因此得到鼓舞,走上了寫作的人生道路。

     很多人知道先生是因為《紅樓夢》,我也不例外。四大名著中,我最愛讀的就是這一本,而劉心武先生的講評真的是很精彩,那時候每天早早吃完午飯,迫不及待守在電視機前,就為了聽先生的百家講壇。除了劉心武先生評析的《紅樓夢》以外,我最推崇的是先生的讀書方法,先生讀書有四個方法,分別是“狼讀”、“蟒讀”、“牛讀”和“貓讀”。“狼讀”是指像狼一樣閱讀,狼吞虎咽。世界上現存的書太多了,要是每一本都花很大的精力去讀,那你不僅讀不完,而且會被累死。“蟒讀”是指像蟒蛇一樣閱讀,蟒蛇的生活習性是先進食,然後將食物存在胃裡消化,這個消化期間是不再進食的。先讀書,讀完之後再慢慢消化。“牛讀”就是像牛一樣,將食物多次在胃裡咀嚼,正如讀書,需要多次閱讀,對於喜歡的書、寫得好的書、各種各樣的名著,可以多讀幾遍,反覆體會。“貓讀”,特指閱讀的時候不要貪多,讀書在於精,而不在於多。年輕的時候多讀書,過了這個年齡階段再讀書,意義也就不一樣了。

        對於“《紅樓夢》中有這麼多的角色,您最喜歡哪一個?最不喜歡哪一個?為什麼喜歡這個?為什麼不喜歡那個?”這類的問題,先生的回答是:“我尊重書中的每一個角色,每一個角色都有其存在的意義。”生命是很微妙的,每個生命都不容易。作者的每個安排都有它的道理,書中每個人物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以後回答別人的問題,不要再說自己喜歡某個角色而不喜歡某個角色,不要再回答地這麼膚淺了。學會尊重每一個生命,尊重生活。還有一點可說的,就是現在很多青少年都喜歡閱讀現代作家的作品,比如郭敬明、韓寒等,基本上忽視了傳統作品的閱讀,我個人對於這種問題的提出向來是嗤之以鼻的,不管是陽春白雪還是下里巴人都是文學作品,怎麼能因為作家的時代就將他們與之隔開呢?當代文學完全可以與近代文學相媲美,文化作品是社會進步的產物和時代見證的縮影,我們需要的是真正意義上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不是“樣板戲”的一枝獨秀。

        書是人類進步的靈魂,讀書是豐富閱歷的工具,是培養見識的手段。不是每個人都要成為作家,但是每個人都應該是讀者。你可以不寫作,但是你不能不閱讀。寫作是一項技能,你可以通過寫作來表達你的內心,而閱讀是一項藝術,你不閱讀,你就無法感受這個世界是多麼的奇妙、多麼的色彩斑駁。寫作需要生活的積累和生命的感悟,如果說年齡對於寫出優秀的作品是關鍵,那麼閱讀恰巧就是那麼一個捷徑。閱讀會使人快樂,會讓人成長,也許你的一生可以不寫作,但你的一生絕對不可以不閱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