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不苦,人生才苦。

01.

我的歌單里,永遠只有一首歌。所以,不用設置單曲循環,就可以聽一首歌,反反覆復地。被人說老氣橫秋,無趣,單一。也常常自嘲一首歌聽不厭的原因是懶得換。

只有自己明白,單曲循環是一種孤獨的固執;是想飛向天空自由翱翔,卻沒有翅膀,也無法離開水能存活的魚。

陳奕迅低沉的聲音總是可以讓人浮想翩翩。配上林夕的詞,真是毫無違和感。就像天空沒有星星,會黯淡;夏天沒有西瓜,會悶熱;炸雞沒有啤酒,會無味;我沒有你,會淡然無趣。

《苦瓜》是我單曲循環最長久的一首歌。

淡淡然,味苦澀。

我知道聽歌聽到淚流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就像是棒棒糖一口未舔,就掉落在地上,拿起來沾了灰,滿是可惜的無可奈何。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處

02.

小時候的自己是不喜歡吃苦瓜的,一聽名字,就心生畏懼。無論媽媽怎麼哄騙說其是多麼有營養的蔬菜,一點都不苦,也不肯嘗試一口。

高中的時候,遇到一位女生,她說她最喜歡的蔬菜就是苦瓜時,旁人一臉驚訝和疑惑。

“你覺得它不苦時,就真的一點苦澀之味都沒有;你覺得它很苦時,那真苦得難以下咽。”

她大口大口吃着苦瓜,還告訴我,

“苦瓜的苦,相比人生的苦澀,簡直不值一提。”

那是我第一次,嘗試苦瓜的味道。

半生的苦瓜,如同嚼蠟;苦澀刺激着味蕾,充斥在口腔中,餘味久久不能消失。好像被人悶進一個黑箱子,是被迫呼吸的急促和不滿。

後來,才了解到女生的父母常常不在身邊,她的媽媽很喜歡吃苦瓜;她說,苦瓜吃多了,填在胃裡的飽腹感,就代替了思念之苦,也不那麼想了。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

03.

一個姐姐,很喜歡吃涼拌的苦瓜。她告訴我,苦瓜,也叫做涼瓜、半生瓜。半生以前,人覺得苦澀難食;半身以後,才能識其清涼甘香。

慢慢地,我對苦瓜也不那麼抗拒了。當身邊的人問起喜歡吃苦瓜嗎?我也可以淡然地點點頭。

後來,一個討厭苦瓜的男生問起我,為什麼喜歡苦瓜?

我想了許久:或許,我的心就是苦瓜做的吧。

不光滑的外表,還有些小包;青綠的皮色,好像是欺騙的保護色;味苦,難嚼,更不易下咽。比起帶刺的仙人掌,更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

想起夏天的一餐,一盤涼拌苦瓜片,一杯鮮榨苦瓜汁,竟讓人心生愉快。

或許,我吃的不是苦瓜。

是藏在右心房的難隱之澀。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來愈記掛

04.

後來,被人問起,

“你也喜歡《苦瓜》?這首歌喜歡的人很少。”

想起這首歌是伴我高中整整三年時光,到最後,竟說不出喜歡的所以然而來。我依舊不會哼唱它,只記得歌詞的字字句句,點點滴滴。

“開始時挨的一些苦,栽種絕處的花。”一句歌詞也是支撐了我高考的那段灰暗時光。高考前,常常半夜了睡不着,矇著頭,帶着耳機,把手機亮度調到最低,一遍又一遍地聽着歌,眼淚順着眼角打濕了枕頭,喉嚨也只能哽咽着,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我也喜歡《苦瓜》,無論聽千萬遍,也只愛陳奕迅版的低沉。

我也喜歡苦瓜,無論吃千萬遍,也只愛它半生以前的苦悶。

開始時挨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