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只恐夜深花睡去。

——題記

[1]

忽然,一陣急剎車的聲音。

我的海棠,凌空而起,飛出幾丈遠,落在地上。

鮮紅的血,緩緩流出,浸紅她的白裙。

“海棠!”我大喊,睜開雙眼。

原來,是一場夢。

我的海棠,在我身邊,睡得正濃。

[2]

驚魂未定,我按住狂跳的心。

“蘇蘇。”朦朧中,海棠向我伸出手。

我抓緊她的手,深深親吻。

“蘇蘇。”海棠醒過來,看見我滿臉淚水:“怎麼了?”

“海棠,我愛你。”我哽咽。

“傻瓜。”

“不,海棠,你不知道。我愛你。”

“我知道。”海棠微笑。

“海棠,不要離開我。我愛你。”

“真是傻孩子。”

海棠,如何告訴你,我不祥的預感。

忽然,傳來一陣啼哭聲。我大驚。

海棠翻身下床,要離去。

“海棠,別走。”

“孩子哭,我去看看。”

是哦,我忽而想起,我與海棠已結婚,孩子剛滿月。

可是,我還是有不詳的預感。

孩子的哭聲,越來越大。海棠掙脫我,要離開。

“海棠!”我大喊,睜開雙眼。

原來,是一場夢。

我的海棠,在我身邊,睡得正濃。

[3]

千頭萬緒,我按住狂跳的心。

“蘇蘇。”朦朧中,海棠向我伸出手。

我抓緊她的手,深深親吻。

“蘇蘇。”海棠醒過來,愣愣地出神。

“怎麼了,海棠?”

“做了奇怪的夢。”海棠縮進我懷裡:“我夢見,自己出車禍。”

我心頭大跳,卻又強裝鎮定:“傻瓜,夢都是相反的。”

“蘇蘇,我愛你。”海棠哽咽。

“傻瓜。”

“不,蘇蘇,你不知道。我愛你。”

“我知道。”我微笑。

“蘇蘇,不要放開我。我愛你。”

“真是傻孩子。”

海棠忽然,流下淚來。以手掩面。

“海棠,你聽我說,這隻是夢。”我抱緊她:“在我的夢裡,我與你結婚,孩子已滿月。我們會在一起,生活幸福。”

“真是一場美夢。”海棠微笑。

是啊,只要有你,便是最大的幸福。

海棠在我懷中,慢慢閉上眼睛。帶着笑渦。

“睡吧,海棠。我會永遠抱着你。”

沒有什麼,能分開我們。我要和你在一起,生生世世。

海棠在我懷中,身體一點點變冷。

鮮紅的血,緩緩流出,浸紅她的白裙。

“海棠!”我大喊,睜開雙眼。

原來,是一場夢。

潔白的骨灰盒,在我懷中,被我抱緊。

[4]

“海棠。”我輕喚。

四周漆黑,無人應答。

床邊的桌上,長明燈,搖曳如豆。黑白的相框里,我的海棠,溫柔的笑。

我始終,無法忘記那一天,刺耳的急剎車聲。

我的海棠,凌空而起,飛出幾丈遠,落在地上。

鮮紅的血,緩緩流出,浸紅她的白裙。

無法忘記,她在我的懷中,身體一點點變冷。

無法忘記,接過骨灰盒時,猶存的一點餘溫。

我的海棠,從此以後,深深睡去。

可是,今生今世,我卻再也輾轉難眠。

海棠,海棠,千百個日夜裡,我只有在夢中,去尋你的芳蹤。在我的夢裡,我們結婚,我們生子,我們嬉笑,我們爭吵,我們老去。最後,我的骨灰,與你的骨灰,摻雜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再分離。

在黃粱美夢裡,我與你共度一生。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失眠的夜,太冷,太漫長。

[5]

“海棠。”我輕喚。

夜已深沉,繁花欲睡。

潔白的骨灰盒,在我懷中,被我抱緊。

睡吧,海棠。我會永遠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