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跟堂妹說我端午有三天的假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回家。堂妹說她很想我,叫我一定要回家,我答應了。今天六點鐘我就自然醒了,好久沒有因為回家的興奮而自然醒那麼早了。

這個學期開學到現在,我沒有回過一次家。因為如果我想回家,我得先從火車站坐四個鐘的火車到縣城,再從縣城坐一個多鐘的班車到鄉鎮,然後還要坐上半個小時的三輪車才回到家。

以前還有三輪車還好,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家,現在很少有三輪車了,每次回到鄉鎮我都得打電話叫爸爸騎摩托車來接我。如果他不工作還好,工作的話這就意味着他得丟下手頭的工作來接我,很麻煩。所以三天的假期對我來說實在是太短了。

我在想今天回到家飯桌上一定會少不了魚吧?從我記事起,爸爸每年雨季都會去打魚,因為雨季幹不了活,他閑不住。

如果當天爸爸打得的魚比較少的話媽媽會說:“沒關係,夠吃了。”打得多的話媽媽就會很捧場地說:“好厲害,今天收穫不少。”

這時候爸爸就會說:“收穫多有什麼用?生了一個不愛吃魚的女兒。”

媽媽反駁他:“你自己不也是?明知道吃不了那麼多還每天都要去打,也不嫌累。”

此時爸爸就會笑呵呵地說:“愛好,愛好。”

這樣的情景在我過去的日子里已經上演了無數遍,我知道以後也是如此,但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煩。

上個學期從開學一直到期末我才回家,三歲多的小侄子都不和我說話,我說:“我是姑姑啊,你怎麼不和我說話?”

他說:“我很久沒見你了,不記得你是誰了,你家在哪裡啊?”

我說:“你現在就是在我家啊。”

我花了两天的時間就可以重新跟小侄子混熟,每天早上我還在睡的時候他就來敲我的門,叫我起床,我捂住耳朵假裝沒聽見,他竟然很耐心的叫了十幾分鐘。

媽媽見小侄子在我房間門口,就幫他推開我的門。他慢悠悠的走進來,笑道:“姑姑原來你在啊,為什麼我叫你你都不答應我?”

我說:“姑姑沒聽見,你以後要乖,不能老是那麼早來敲姑姑的門知道嗎?”他重重地點頭,結果第二天繼續敲我的門,我又好氣又好笑,怎麼會有那麼萌的小孩?

每次收假前一天我都會跟堂弟堂妹和小侄子說第二天我要出遠門了,很久才回來。那天他們會寸步不離地跟着我,叫我跟他們拍照。當鏡頭對着我們的時候,總有一個人會伸出萬年剪刀手。當我把照片上傳到空間的時候,好友們總會問我為什麼小孩子那麼喜歡跟我玩?我就會開玩笑說:“其實他們跟找玩的目的不純,他們只是想讓我給他們拍照。”

等我準備走的時候,小侄子就會問:“姑姑什麼時候回來?”

我說:“可能要很久,你會不會忘記姑姑?”

他說:“不會,我已經長大了。”

我說:“乖,姑姑下次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他說:“姑姑一定要記得哦!”

我說:“好!姑姑不會忘記的。”

以前每一次回家他都不記得我,我相信這一次他一定不會再忘記我了。我想他肯定會一直粘着我,讓我給他拍照、讓我給他買辣條、讓我跟他一起看《熊出沒》、讓我帶他出去玩,沒準他還會跟我講他和幼兒園小朋友的事情呢。

對了,還有奶奶,她會在我出門的前一個小時拎着一袋土特產來我家讓我帶去學校。每次我嫌重不想拿,奶奶就會“數落”我:“每次出門,你都是那麼久才回來一次,打電話回來總是說想吃家裡的東西,現在給你收拾好了你還嫌重不想拿。”

我很狗腿地道:“不嫌棄,不嫌棄,奶奶給的東西我怎麼會嫌棄呢?我帶,我帶。”然後我就當著她的面把那些土特產裝進了皮箱里,她笑呵呵道:“這就對了。”

從初中開始,我就一直在寄宿學校念書,每次放假我都嫌假期短不回家。爸爸不善言辭,就算他很想見我也不會叫我回家,但只要我回家,不管風雨多大,他都會來接我。

還沒有小侄子的時候,都是只有堂弟堂妹期盼着我早點回家。現在多了個小侄子和堂弟堂妹一起期待,我回家的心更急切了。

不管我在外面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只要打一個電話回家,聽到爸爸的聲音,聽到小侄子的聲音,我就會覺得很安心,然後告訴自己沒有什麼事過不去,我還有他們啊,怕什麼呢?

雖然這個城市裡的萬家燈火沒有一盞是為我而亮的,但我知道在某個小村莊里,那幾百盞燈火中,總有一盞是為我而亮的。我怕孤單,但不管身處何處,只要一想到他們我永遠都不會覺得孤單。

我猜今晚奶奶一定會叫我去她家吃飯,爸爸一定會煮我最愛吃的豬肝,堂弟和小侄子一定會叫我給手機給他們拍照,堂妹一定會跑來我家跟我睡和我談天說地聊人生。而我在家享完兩夜一天的清福之後肯定會想賴在家不去學校。

現在我好希望快點回到家,這樣我就能見到奶奶、爸爸、媽媽,見到堂弟、堂妹、小侄子了。




剪刀手被太陽遮住了

去年暑假,我直接從學校去參加為期一個多月的社會實踐,回家的時候,堂弟、堂妹、小侄子、隔壁家的小孩都一起跑來我家。小孩子好動,我怕把家裡弄亂就帶他們一起到外面玩,然後小侄子就叫我幫他們拍照。




全部都是剪刀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