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秋天,我都在等待一片陽光,如我當年小說中寫的那種:陽光溫潤,清風繾綣。但連綿的陰雨是下了一天又一天,且絲毫沒有停歇的意向。看天,真的是仿若哪位大家詩中描寫的那樣:山色空濛雨亦奇,多少樓台煙雨中……

這個城市就是多雨,從三月開始,春雨便淅淅瀝瀝下個不停,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看雨從屋檐滴滴答答落在青石板上,看被斜風細雨刮落的春花,看燕子淋濕的翅膀,看櫻桃紅,芭蕉綠……春雨真是潤物細無聲,當春乃發生。

到了,五月,便開始黃梅天氣了,又是一日一日不停地落雨,和春雨沒什麼區別,只是青草處多了呱呱叫的青蛙,夜時,不似春夜那般涼,便可以煮一碗茶,約三五好友,執棋對弈一番,雖落不了燈花,但也愜意得很。

再就是盛夏了,七月八月,那便與春日的雨大不相同了,如若春雨是大珠小珠落玉盤,那夏日里的雨便是風疏雨驟,似鐵馬冰河般了。

最怕的就是電閃雷鳴,天空一片昏暗,閃電像利劍劃過長空,轟隆隆的雷聲如幾千幾萬人擊鼓,只讓人心裏發毛。好在夏日里的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多時,便又雨收風止,運氣好的時候,還可以看見一輪彩虹。要是雷雨發生在傍晚,雷雨過後,傍晚的雲彩格外好看,紅彤彤的,像是哪家的姑娘害羞的小臉。

好不容易到了涼爽的秋天,那便又是秋雨綿綿無絕期了,秋雨從早上落到晚上,從周一落到周末,綿綿細細的雨,叫人大半個月都看不到太陽。夜闌卧聽風吹雨,已到黃昏更發愁……

冬天的時候,我最羡慕能下雪的城市了,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景象小時候見過,長大了真的是沒見過。我特羡慕那種穿着靴子踩在雪地里,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我還羡慕能在院子里堆一個雪人,給她寄上一條紅圍巾;我更羡慕抱着雪糰子,一口一口地吃,涼涼的感覺,和冰激凌差不多吧?當然,我最羡慕的便是能在雪地里舞上一劍……

這個城市的冬天基本沒雪,雨照例還是有的,冷冷的雨,一不小心滴在臉上,那真是冰冰涼啊。

冰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