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讀四大,最吸引人的除了裏面的打打殺殺,莫過於好漢們生死之交一碗酒的豪爽,諸侯們煮酒論英雄的氣概,公子佳人明月對飲的才情,仙酒佳肴玉液瓊漿天宮之上的幻想。那桃園裡的,聚義廳里的,大觀園裡的,凌霄殿里的各種酒,充斥着童年對未來世界的幻想,酒成了肝膽相照,風花雪月,揮灑才情的代名詞,是可以遇見真自我的唯一途徑,是情緒催化劑,是水與火的結合。

還好大部分傳統文學里,很少不寫到酒,總是期待着酒氣濃烈的章節,那必定是故事的精彩環節,英雄擊掌相慶的時刻,噴涌而出的歡呼,奪面而來的酒氣,我還不懂書中自有顏如玉,只曉得那一刻,七魂八魄都和字里行間的英雄好漢,才子佳人,神鬼妖魔匯成一杯酒,閉上雙眼,盡情享有。

事到如今,也喝過不少酒,有大快朵頤的痛飲,也有淺嘗輒止的小酌。有狐朋狗友大排檔燈紅酒綠喝三場的是非,也有八拜之交情意長坐而論道酒七分的境界。也明白,酒並非想的那麼美。醉過之後必定是生不如死的,暢飲之後必定是傷害身體的;但如何又源遠流長,屢禁不止?我想它的魅力是以醉為代價替我們為高深莫測厚黑盛行的社會來一個人與人之間的誠意測試。

譬如“感情深,一口悶”就是用一大杯酒表明或者測試了我們交往的誠意。一個內斂含蓄不善表達的群體,總是需要藉著一種形式,來表明誠意,是交往的誠意,是合作的誠意,是相互認可的誠意。而這種形式的載體又恰有激發情緒,催化感情的作用。

昨天去參加了某外資銀行的酒會,那服務生一晚上都在我朋友身邊,因為他習慣了一碰就干。後來他引以為豪,是夜,他僅憑四顆腰果就下了一瓶紅酒。我想老外們可能本來就善於表達情感,摟摟抱抱的把ILOVEYOU掛在嘴邊,根本不需要借什麼膽,助什麼興,平時就坦誠相見,更沒測試這一說。所以喝的自然不是那麼“熱烈”。

測試就測試吧,畢竟是主動性測試,無論怎麼說,這是我們的文化。包括我自己也是一個不善表達的人,不過我發現,除了誠意測試,喝酒的確可以讓你遇見真實的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