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生命的三個建議(下)

上一篇我們提到了成長,為了成長我們必須做出選擇。不要說你可以不做選擇,但是不選擇本身也是一種選擇,只不過選擇了看似安逸和穩妥,但這往往是風險最大的一種選擇,因為很少有機會成長。

接下來再給出另外兩條建議,再強調一遍,這僅僅只是個建議。



二、選擇價值而非價格

生活中我們往往有這樣的經歷:做了一件什麼事情,哪怕是再小的一件,也總要取得別人的肯定才肯滿意,如果別人哪怕是有一點不理解就不開心、就生氣,總之往往被別人的評價搞得焦頭爛額,這其實都是虛榮心在作怪,或者說我們太過重視表面上的價格。

價格就像別人的評價,別人的評價當然是從別人的角度,雖然能夠多多少少反應點情況,但畢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而價值就不同了,它更像我們自己的判定,這個判定有多中肯只有我們自己最清楚,也只有自己才騙不了自己,並且尤為寶貴的是,只有價值才能反應最真實的情況。

這很好理解,價格有高有低,甚至有時極度高估,有時極度低估,但這些都伴在價值左右,所以說價值才是根本,價格只是表象。如果價值上不去,總體來講價格基本上也上不去。

那麼對於價值來講,什麼又是最重要的呢?

不知道對面的你是否還記得初中幾何方面的相關知識,雖然說有些年代久遠,但我覺得你一定還記得幾何里給一切運算和變幻做標尺的那個東西吧?是什麼呢?

沒錯,是坐標系!坐標系之於幾何就像1+1=2之於代數,如果坐標系不存在了,那麼幾何的世界必將轟然坍塌。

類似的,對於我們人生來說,什麼才是我們的坐標系呢?或者說什麼才能衡量的了我們的人生呢?

毫無疑問是“時間”。

想象一下,如果我們能“向天再借五百年”,那麼我們此時此刻面對困難,面對別人的風言風語我們還會那麼緊張兮兮么?顯然不會。道理依然無比簡單,就像《射鵰英雄傳》里老頑童說的那句話:“天下誰的武功最高呢?死的最晚的那個!”

對比着我也說過這樣一段話:“天下什麼人最幸福呢?堅持到最後的那一個!”因為只要是決定了堅持就一定有決定性的堅持下去的一個或幾個理由,而無論這些個理由是什麼,只有堅持到最後,所有的這些理由才能被證明為成立,而那時的幸福感則一定是難以言喻的,只有真正體會過這漫長的幾年之癢的人才能刻骨銘心。

說了這麼多,究竟想說的是什麼呢?那就是時間的力量是偉大的!

所以在考慮價值這一點的時候也務必要加上時間這個考量因素。假如一件事情現在是有價值的而長時間來看卻沒有什麼價值的,那麼這件事我們就不應該去做,即使再讓人心痒痒。而如果一件事情長時間來看有價值甚至意義非凡,那麼我們就是必須去做且抓緊做、儘力做,即使千難萬險道阻且長。

想明白這一點,我們就不會對別人的說三道四那麼的在意了。因為他們總是看錶面現象,很少把時間放進來作為考量,於是當頭棒喝、當面潑涼水就成了家常。但如果我們自己確信這件事情是對的,那麼一直去做才會有收穫。反過來講,別人的思考只會影響我們的判斷,更何況,所謂的別人常常不思考。



三、選擇慢一點

我個人是個急性子,凡事都想快些做好,甚至快些做到最好,這其實是很要命的。

這裏首先要強調一點,那就是“大道至簡”,可這和“選擇慢一點”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有啊!“選擇慢一點”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想這話大家早就有所耳聞,但是真正能聽進去的又有幾個呢?包括我在內,這事我得反思。

但是這事又不能全責怪於我們自己,因為這些道理實在太耳熟能詳了,熟悉到爛大街,熟悉到我們視而不見,所以即便有人在我們耳邊千叮嚀萬囑咐,我們也依然能輕而易舉地忽略它們,甚至還產生了一定的免疫力——越是需要某個道理做行為支撐的時候就越是想不起來。直到有一天撞到頭破血流才認識到這麼樸素的道理是有多麼的深刻。

雖然大大小小的成功取得過一些,但這裏面的因素是後來才真正明白過來的,那就是做好一件事情非花上足夠長的時間不可,於是開始感嘆,於是開始反思,到底為什麼我們常常沒能花足夠長的時間呢?答:“心太急。”

這其實是終點思維,終點思維的人總是想要儘快看到結果,儘快到達那個想象中的世界,而實際上呢?實際上客觀世界大同小異,如果我們的內心世界不主動做出改變,我們艱苦卓絕地奔向終點時最終看到的最可能是沒什麼兩樣。

突然之間遇見新世界是不可能的,這是不現實的,即使有這麼個世界存在,長不大的人也看不見,在他們眼裡這些只能算作是過眼雲煙,或者曇花一現。

做事需要過程,自身的變化也是,需要花時間,而在這個時間裏面,最重要的就是耐心。

我還清楚的記得《戰爭與和平》中俄軍失敗退守時統帥倒在床上不斷重複的一句話“Time and patience, patience and time…”最後俄軍成功耗盡拿破侖,力排眾議堅守自己作戰方針的統帥帶領全軍取得最後的勝利。當然這一切取決於最開始決斷的正確性,但讓我們知道的更為重要的是:“如果沒有耐心,再正確的決斷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再有,沒有耐心的話往往很難做到真正的喜歡。做不到喜歡倒是常態,當然也有人看似天生就對一件事心生喜歡,但我們怎麼不看看人家之前在這上面花費了多少時間呢?

要知道,完全不了解是無從談起愛與恨的,而了解就必須要花費時間,在時間的長河裡又非耐心不可,而耐心又最終來自於篤定的強大的內心。也許你已經認為你已經足夠篤定和強大了,但是相信我,在漫長的未知面前,再篤定和強大都不為過。

那麼首先,慢下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