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接到小臉給我打來的電話,她興奮地告訴我自己考上了縣城的公務員,下個月就打算辭去現在的工作,先回家休息一段時間,只等着要去的單位通知去上班了。

掛下了電話,我內心為小臉感到欣喜,她終於要脫離現在的工作了。同時又覺得之前的自己擔心太多,其實每個成年人選擇的每一條路,於他而言,那總歸是最好的選擇。

這個話題要從一年前說起。

大學畢業之後,小臉辭去了在工地上的穩定工作——她的專業對口方向,來到了我在的城市找工作。

由於專業不對口,加上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干什麼,小臉找工作的範圍比較局限,儘管每天奔波在各種面試場合,但是找來找去,還是沒有謀得一份心儀的工作。

其實工作機會是有的,只是小臉都不太滿意,倒不是自己要求太高,更多的是因為工資待遇、個人愛好或者是工作地點之類的原因,小臉在繼續拓寬就業道路之餘糾結着。

某一天,小臉突然跟我說,她決定去某個遊樂場檢票,主要看重的是待遇不錯,又只是個體力活。

其實這份工作,她之前跟我提過,我當時一聽就否決了:“好歹大學學了四年知識,總得發揮點用處吧!”

小臉跟我列出了其他的幾項可選擇的工作,比如文員、銷售之類的,她對比之後,還是覺得去當檢票員是最好的選擇。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我自然是表示反對,我的理由是即使中學畢業的人也可以去當檢票員,於你而言是資源浪費。最好選擇能增長一些工作經驗的崗位,大學一畢業,總得干點腦力活。

對於我的建議,小臉有點兒心虛地笑了,這讓我着急了,私底下跟小臉的男朋友大臉(認識大臉十年,認識小臉一個月)說了我的意見。

沒想到大臉聽了我的話,一臉不以為意,抽了一口煙,跟我說了一句讓我至今難忘的話:“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兩樣東西不能勸嗎,一是別人的愛情,二是別人選擇的工作。”

我聽了這話簡直要一口老血噴死。

不過,大臉的態度倒是讓我放寬心了:你是她男朋友都不勸她,那我肯定是尊重她的選擇呀!

就這樣,小臉揮手跟我告別,去了幾十公裡外的遊樂場,紮根在了那兒。

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檢票的工作很忙碌,能見到小臉的次數越來越少,好在小臉在那兒適應得不錯,說工作雖然累些,但是很快樂,而且自己也打算和大臉一起考公務員。

每一次小臉來找我,我們的節目除了吃飯就是逛街,小臉還誇張地她們那兒實在太偏僻,東西少又貴,說一個月來我住的地方附近“採購”一次,順便來看我。

後來,我知道小臉和大臉去考了公務員,大臉說自己的分數差了不少,這讓我以為他們兩個都沒有考上。所以當小臉告訴我她通過了面試,只等去任職的時候,我一開始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雖然我從不打算考公務員,而在我眼中,公務員和檢票員的工作也並沒有高低之分——我認為對個人而言,應該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工作。

不過小臉能夠考上公務員,能夠換一種方式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於她這個頗具賢妻良母氣質的女孩而言,可能是更好地選擇。

我最初的顧慮——擔心小臉一直從事檢票工作而丟掉專業知識,其實早就沒了,這會兒不禁嘲笑自己管的太寬。當時的我由於不得知小臉打算考公務員的想法,所以對她要去檢票的選擇表達了建議,反應過於激烈,後來還在心裏多次對小臉的決定表示惋惜。回頭看這一切,主要原因在於我的狀態是一知半解,而小臉和大臉則是從全局出發做出的決定。

很多時候,我認為自己正確的事情其實未必,不免覺得自己的眼光短淺,我肯定也為此吃了不少虧。更可怕的是,我總是以為自己耿直,所以別人問我我就說什麼。雖然朋友都表示喜歡聽我的真實想法,如今想來卻覺得自己處於一種尷尬的境地。

反過來,當我詢問別人的看法時,人們基本的回復是“保留意見”或者稍微給點想法,讓我自己再想想看。每當這時候,雖然我知道決定權是在自己手上,但聽不到別人的肺腑之言,往往令我沮喪,心想為什麼別人不可以像我那樣說大實話,萬一能讓我看到自己的盲區呢,畢竟我又不需要誰來替我的哪怕是錯的決定承擔後果。

這讓我不禁想起了另外一件別人覺得我熱心過頭了的事情。

我這個人上輩子可能和月老是一家人,一直有牽紅線的癖好,發現身邊誰想談戀愛了,就忍不住從自己那不多的資源中篩選篩選,儘管事到如今被我拉紅線的一對都沒有成,但我的熱心未減。

因為在我看來,我只是讓你們認識而已,至於之後如何發展,全在於你們,所以每當別人不願意多管閑事幫人介紹對象時,我都不解。

他們給出的理由也很充分,怕萬一成不了或者成了又分了,豈不是要得罪人。哪有什麼得罪與不得罪,這分明是兩個人的事情,那個好心的局外人又怎該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