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都羡慕說走就走的人,可以隨心所欲的行走在想走的地方,看人看景看世界。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心裏也開始埋下一粒種子,小小的,脆弱的支撐我笨重的身體。

我能想到的事,一個人,帶着我純粹的心思,慢慢的走在山野,走在叢林,一個人,我想應該是自由自在的,我熱烈的盼望着一個人的獨處。

一個人,無拘無束,沒有了雜念,可以安靜的遵從自己的內心,我想那是最真實的一刻,來自精神的快樂,我想爬到山巔之上,揚起手,端坐,等到太陽慢慢的從地平線升起, 霞光照射着我歡欣的臉,我和太陽一起過好一天。

我輕輕的吸氣,沿着脊柱,一節一節的往上升起,此刻我身體里只剩下呼吸,慢慢的吐出腹內的脹氣,所有的煩惱和壓力都隨着一呼一吸而消失 。

我輕輕的閉上眼睛,享受修身的快樂,一個人的時候,我可以關注到身體的每一個細節,一定充滿尋找寶藏的快樂,我慢慢的伸展手臂,透過指縫,看到光線正四散開來。

我能想到的事情,是午夜,一盞燈,昏黃的,淡淡的籠罩我,我在燈下低頭,手中握着一卷畫,或者一紙書,嘴角上揚,我不斷在吸收營養,感受到靈魂。

一個人,是難得的,我想年少的時候,我一定有太多一個人的時候,一個人背着行囊,在校園裡穿梭,在城市間輾轉,我遊學多年,待青絲退化,忽然想念一個人的時候。

想念必定珍視,可是我已經用完了那些美好的時光,我能想到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一個人的時候,不受任何限制和束縛,一個人自由到飛翔。

我記得我在校園外飛奔,就是為了一個斷線的風箏,那個風箏越過庭院,飛到高空,我飛跑着想去抓住,可是時間一晃,我沒有了放風箏的時候。

我不知道這麼多年,我在忙着什麼,我不知道失敗是不是就是忙碌最好的借口,我不知道生命在下一個路口給我什麼,我只期望一個人的時候,讓我好好靜一靜,讓我好好想一想,讓我把這一生重新安排。

可是我做不到,時鐘滴滴答答的走個不停,一切都是單行道,沒有返回,我想如果我知道生命有時候是這麼無奈,那麼年少時,我就不會那麼張狂而浪費我的時光。

我虔誠的跪在地上,在裊裊升起的青煙里,祈禱,一地蓮花開放在石板路上,迂迴的走廊和階梯,能不能帶我去另外一個地方,讓我安靜的與青燈古佛相伴一刻。大大的石缸里盛滿的清水,漣漪起,我看到前世今生里,我奔忙的身影,一刻恍惚。

高懸黃綢布上鑲嵌着寶藍色的邊,佛音低沉,我慢慢的放鬆下來,一個人的時候,我跪在佛堂,聽的見自己的心跳和祝願,我在草叢里,跪着。

也許前世我是一個天使,迷戀在塵世間的玫瑰花叢,所以今生痴戀玫瑰和刺,香味讓我迷醉,刺讓我疼痛,今生,我在佛堂的塵煙中,閉着眼睛,不停的祈願,願今生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