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放學路上要經過一座鐵路橋,這座橋年代久遠,走在上面心驚膽戰。橋的盡頭,有一段更崎嶇難走的路,小心翼翼過完橋,再走這條路,常常讓我生無可戀。有天晚上下暴雨,漆黑一片,我騎着自行車身披雨衣費勁地往家趕,內心充滿絕望。行至那段路時,一輛摩托車從岔道口快速駛過,正好與我打了個照面。車停在路邊,車主打個手勢,示意我走在前面。我在前面騎,摩托車在後面慢慢跟着。明亮的燈光照透了前方的漆黑和路面的坑窪。等走過那段路,到了有路燈的地方,摩托車才按個喇叭,從我身旁飛速駛過。那天,那位車主沒有穿雨衣,也沒有打傘。

大學時,家人給我買了一部小靈通手機,當時算是奢侈品,我每天寶貝似地用紅繩掛在脖子上。可是你越在意的東西往往越容易失去,我記不清怎麼就弄丟了。當時又心疼又着急,把所有去過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就在沮喪放棄之際,舍友給我打電話,說南校區有人撿到了一部小靈通,讓我去看看。我趕過去看到:一名男孩舉着一個紙牌子,上面寫着“尋找失主”四個字,手裡托着的正是我丟的那部小靈通。

畢業后,我去一家公司應聘,考官是名姓徐的中年女人,人很慈祥,問了我一些問題,告訴我被錄取后,熱情地向我介紹了公司的情況,包括周邊哪裡可以買東西哪裡可以吃飯,哪裡的菜好吃哪裡的飯實惠。我很慶幸遇上這麼好相處的領導,暗下決心進了公司一定好好乾,作為回報。第二天正式去公司報到,沒看到她,問別的同事,他們說:昨天面試招聘完,她就調往分公司了。

於是,我開始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動人的美好,都是陌生人給的。

公交車上一位大嬸因為沒帶零錢被司機勒令下車而手足無措,一個小學生掏出一元錢的硬幣,對司機說我幫阿姨投幣。

一位流浪歌手在天橋上抱着吉他賣藝,天冷衣單,旁邊乞討的大爺從碗里掏出面額最大的那張五十元錢,輕輕放到了擺在歌手腳下的箱子。

世界這麼大,我們這麼小。許多的陌生人,萍水相逢,只是偶爾投影在我們的波心裏,卻讓我們永遠銘記。

當你和親人,因為家長里短的瑣事而心生隔閡時,當你和一度很熟的朋友,因為時間和距離而交情漸淡后,陡然想起這些只和你遇見過一次的陌生人,心中竟湧起無限溫暖和美好。

如果我們能克服羞澀,走向陌生人,輕輕說聲你好,生活也許會有預想不到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