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么,其實你很招人。”電話中,他說。

“你曾說,我是小眾藝術。”她很意外。

“騙你的,”他笑的溫柔,又無奈:“怕你被人拐跑。”

“你就這麼沒自信。”她笑。

或許,真正的心動,就這麼讓人自卑。愛上一個人,瞬間低到塵埃里,開出欣喜的卑微的花。即便是齊天大聖,武功蓋世,也在那一刻,武功盡廢,打回原形。只怕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不夠閃光,無法與美好的他相匹配。

可是,真正的愛,是奪不走,逃不掉的。和他在一起時,她的身邊,依然圍繞許多愛慕者,有許多伸來的橄欖枝,但卻全都被她婉拒。她從不給別人任何接近的機會,卻只願意接受他的溫暖。“我不願麻煩他人,但只當你是自己人。”她說。

雖然,當時的他們,心中都有愛,但始終太過年輕,有太多困惑,沒有找到擁抱的方法。如今,分隔兩地,都有各自新的軌道,新的堅守,雖再也無緣成為眷侶,卻始終是彼此守望的老友。他是她,此生的導師與夥伴。

“被愛,讓人學會感恩。愛人,學會自持自守。”曾經,她並不懂得,這句話的含義。但是,當枯寂多年的心,再一次被敲響,她忽然之間有所感悟。原本,無法無天,百毒不侵的她,忽然之間,變的有所顧忌,瞬間擁有軟肋。

真正的愛,是奪不走,逃不掉的。感謝所有機緣,共同成就,此時的天時地利。遇見的這個人,就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所有的複製與臨摹,都只是一種荒謬。在這洶湧的人世間,這無盡的時間中,只有此時此刻,唯一的他。

宛如右手小指,那一枚太陽尾戒。遇上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必定屬於它。即便是討價還價,無法成交,黯然離去。但第二天,鬼使神差,她還是會重新回來,向賣家衷心道歉,懇請與這枚戒指結緣。最終,戴上它的一刻,重獲心安。

抱歉,我始終無法說謊。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若我不愛你,無論你是挖心掏肺,赴湯蹈火,感動終究是感動,感情終歸是感情。但若我愛你,無論是天涯海角,地老天荒,我都願意粉骨碎身,生死相隨。無他,只因我真的愛你。

真正的心動,逃也逃不掉。四目相對,電光火石,怦然心動,一見鍾情。多麼美好,多麼默契,多麼極致,此生此世,再也無法忘懷。即便我浪跡天涯,也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即便我丟三落四,也忘不掉你的一雙眸。只因,我真的愛你。

親愛的,這是我們共同的自信。戴上太陽尾戒的一刻,我就知道,這世上會有更精緻、更昂貴、更奢華的戒指,但都與我無關。此時此刻,我的右手小指,只想屬於這一枚獨一無二的戒指。就像此時此刻,我只想屬於你。

冰心曾對鐵凝說:“你不要去找,要去等。”真正的愛,是一種不用言說的默契。如果我真的愛你,就會歷盡千辛,也要向你靠近。如果你真的愛我,就會披荊斬棘,來到我的面前。真正的愛,並不害怕山迢水遠,也不畏懼世事滄桑。

真正的愛,奪不走,逃不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