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千尋初次見到無臉男的時候,他是隱身的,只露出一張面具臉。很安靜的站在人來人往的橋邊,站在一個別人忽視的角落。

          千尋的表情,我想她可能在想“這個人好奇怪,有點怕,離遠點”。所以,千尋有些小心的從他面前路過。而他也只是安靜的看着她路過。就如之前一樣,她初次到達,轉身之後他才顯身。

          熱鬧繁華的夜市,歌舞歡娛的閣樓。下雨了,外面很安靜,只他一人,隱沒在黑夜中,淋着雨,安靜的注視着熱鬧的大樓。

           而此時,千尋看到了他,就說“外面下雨,你要進來嗎,我不關門”。這些話對平常人來說,只算得上是一般的問候和關心。對他來說,卻是黑夜裡的光,隨之就是緊抓不放。


碎變畫




碎變畫

          你們是否有過這種時光,一個人太久,或者安靜的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太長,突然出現一個人對你說“走吧,我帶你去玩”,或者ta只是對你說了一些再平常不過的暖話,而你卻從此對ta念念不忘,形影不離,牢記在心?

        我安靜的隱身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實感覺不到黑,也沒感覺冷,更沒有覺得孤獨會孤獨。可你的出現,卻讓我見到了光,感受到了溫暖,所以我想挨近你,想要跟上你,想要你注意到我。

       於是,無臉男開始小心翼翼跟在千尋的身後。看她忙看她苦看她累,他很想幫忙,可是什麼都幫不了。好不容易千尋需要木牌,他就把上好的木牌全部偷走了,雙手遞給她。而她卻只需要一個。

        我不怕你忙,我不打擾你,我很安靜的小心翼翼的在你身邊,我只想在你需要的時候我能幫得上忙。我只想你承認我的存在。別生我的氣,別忽視我,別丟下我。

         但,千尋顧不上他,千尋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喜歡的人,有自己寬敞的世界。於她,他只是一個路人,只是恰好遇見,只是恰好和他說了一句話。於他,她是他的全世界,她是他黑夜裡的路燈,在迷失方向的時候,在孤獨的時候,不能失去,不能失去。

       所以,當他發現千尋不怎麼在意他的時候,他去尋找別的東西,他去尋找他以為千尋需要(喜歡)的東西。他發現所有人都喜歡金子。他就把很多很多金子遞在千尋的面前,只想她收下,只想她開心。

       我的世界只有你。我只想你需要我,我只想你開心。

      但不出意外,千尋不需要。


原圖

          我那麼努力的付出,我那麼小心翼翼的對你好,我那麼渴望你在意我。你卻拒絕,只有拒絕,為什麼,我不懂!我很痛苦,也很難過。

        所以,無臉男憤怒了。憤怒的結果就是傷害,不是傷害他人就是傷害自己。幸好千尋有能力,沒有被傷害!當他停下來,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立馬變得局促不安,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不安的,沉默的跟在千尋的身後。直到,找到他感覺不孤單的地方。


原圖

        對了,在這過程中,他只對千尋說過一句話:我只要小千,我很孤獨,我什麼都沒有。

          是否你也當過無臉男,在某一個時刻,在某一個瞬間,在某一個時光!在你孤獨的時候,出現那麼一些人,讓你不再感覺到孤單,只想挨近ta,討好ta,陪着ta。不安的,小心翼翼的存在在ta身邊。但被忽視,或者你對ta來說不重要。於是憤怒!憤怒的後果其實很傷人,對嗎?

        我沒做過無臉男。可我心裏住着一個小小的無臉男!他是安靜的,敏感的,小心翼翼的,希望這個世界在意他。

         但他住在我心裏就好,不需要表露出來。現實中的我是個理智的,懶散的,與人保持距離的。成人之間的關係,再好也得有界限。

           就像千尋,她有她的生活,家人,喜歡的人。就像我的朋友們,他們有他們的事情要做,家人要愛,朋友要聯繫。

           我不是無臉男,但我知道,我的心裏有一個小小的無臉男。我不抵觸他的存在,亦能保持好我現實和朋友們的相處性格。我需要你(們),但我不為難你,不捆綁你,我不干涉你,甚至不聯繫你,你做你自己就好。我知道,我若遇難,你們會在。


碎變畫


碎變畫

    你們心裏有住着一個無臉男嗎

    或者你自己就是無臉男?

    而我,一直很喜歡無臉男。

     心疼他的小心翼翼,他的安靜,他的付出,他的目光。

     喜歡他的安靜,他犯錯后不安的樣子, 他表露出來的:我的世界只有你,回頭來看看我好不好!

       在遇到你之前,我從不覺得孤獨會孤獨!原來見到過光,得到溫暖后,就再也不願一個人隱身在黑暗中。

       願你心裏住着一個無臉男,但不孤獨!

最後說一點。最後的圖片十多分鐘畫好(我知道細節沒畫好,比如手。懶得改,我就想寫文,哈哈),卻花了兩個多小時塗好。中性筆。我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