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傳雄這個名字,我們其實並不陌生。學生年代的耳機裏面,低沉的男聲唱着再也難以回頭的情歌,那時候我們愛聽的歌曲都出自周傳雄。

《黃昏》,《我的心太亂》,《寂寞沙洲冷》靜靜在躺在我們逝去的歲月里,我記得那時候的周傳雄有着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小剛。


1989年18歲的時候推出唱片《無名小卒合輯》,開始了他十年的小剛時期。對着音樂的痴迷,讓這個少年看起來有着與那個年齡毫無關聯的脆弱和彷徨。

鬍鬚,眼鏡,周傳雄的眼裡有着別樣的憂鬱氣質。滄桑的聲線,屬於周傳雄的樂律在我們的耳邊一遍遍響起。2000年,周傳雄發行歌曲《黃昏》。然而,這首歌曲卻在台灣石沉大海,而周傳雄自己都無數次地懷疑自己。

很難相信,沒過多久這首歌卻在大陸大火。所有人都知道,有首悲傷的情歌就叫做《黃昏》。裏面的歌詞被歌迷們反覆吟唱,甚至情到深處熱淚落下,周傳雄至此大火。

每一首周傳雄的歌,都是孤寂而絕望的旋律。從《我的心太亂》到《黃昏》,那時候我們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深夜一個人堵上耳機聽着那些有魔力的旋律。我們徹夜不眠,在青春的歲月里大聲放肆。小小年紀的我們,卻很難得遇上了周傳雄。

那時候還不懂歌聲裏面的壓抑和難過,甚至都不知道那個很紅的小剛就是周傳雄。我們不曾知道他的模樣,只知道他的歌聲陪伴着我們一年又一年。

2004年,周傳雄在新加坡舉辦了自己的個人演唱會。因為遙遠,我們不曾見過演唱會上周傳雄用力歌唱的樣子。我想,他一定會像個小孩子般雙手捧着自己最珍愛的禮物,來帶給全世界來看。是的,那樣的周傳雄不曾見過,卻能感同身受。新加坡上的演唱會上他三度落淚,憂鬱得像個王子。


我以為這世界最會善待善良的人,然而現實並非如此。2013年周傳雄因胃部感染幽門螺桿菌,瘦了整整40斤,外表宛如“紙片人”。暴瘦的周傳雄慢慢淡出我們的視線,我們也很難再聽到他的歌聲。

而最新一期的音樂節目《金曲撈》,我們看到周傳雄拿起話筒走上舞台,眉宇之間還是那個用靈魂歌唱的情歌教父。看到舞台上瘦弱的周傳雄,他在台上認真地唱着往日的《黃昏》,觀眾的懷舊情緒油然而生。

生活再荒唐,那些苦難也總會過去。對於周傳雄來說,他依然是那個追逐音樂夢想的不悔少年。而我們只記得那年,安靜的我們,彷徨的我們,幼稚的我們,悲傷的我們,坐在那個石階上把最好的記憶都留在那些熟悉的音樂里。

後來我們會發現,我們愛聽的歌曲總會被新的歌曲輪番代替,再也不像那時候只聽一個人的歌,單曲循環,都是最愛的模樣。

深夜最怕聽歌,可是就在現在我只想再聽一遍《黃昏》。與雨滴打了個罩面,遠遠地我只聽得到過去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