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朋友最近有些苦惱。

“我很焦慮。”她皺眉。原來,她的朋友們都很上進,在朋友圈裡曬讀書,晒成長,曬旅行。而她自己,卻數年如一日,生活乏味單調,像是一台定時打卡的機器。這麼多年,她感覺自己原地踏步。

“找點事情做吧。去報個班。”我建議。

“學不進去。畢業以後,就沒看過書。”

“興趣愛好?有什麼想做的事?”

“不知道。”她嘆氣:“想跳槽,又怕沒人要。”

其實,朋友的生活,還是蠻令人羡慕的。有車有房,工作穩定,待遇頗豐,有個幸福的小家庭,丈夫體貼,孩子乖巧,節假日還可以各地旅行。可是,在歲月安好的表象之下,她卻暗潮湧動,遭遇人生的“四分之一危機”。

“我太聽話,從未為自己而活。”她抱怨。一路走來,她都是順利的。她從小就很乖順,聽從家裡的意見,大學讀文科的專業。畢業后,順從長輩的指引,在一家國企工作。然後,結婚,生子,完成人生中的一項項大事。按部就班,順風順水。

可是,如今的她,卻感到無比焦慮。一方面,朋友圈裡獨立、自主、上進的女朋友們,讓她相形見絀,深感不安。另一方面,在內心深處,她也有自己的不甘,想要憧憬一種不同的可能性。人生的四分之一,她渴望改變。

“現在開始,完全來得及。”我支持她。

“唉,說說而已。”她嘆氣:“想要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

這句話,讓我很感慨。小時候,長輩們教育女孩子,最常說的便是“要乖”,“要聽話”。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期待,也常是溫順乖巧。可是,當這些聽話的女孩長大,要做出自己的選擇時,卻突然發現,自己已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

聽話太久,是會喪失自我的。太過依賴別人,便是將人生的韁繩,交到他人的手中,亦步亦趨,惟命是從,等到有一天,要自己做主時,突然發現無所適從,手足無措,早已失去自己獨立的意志。這樣的人生,難免令人嘆惋。

這些姑娘們,乖順地,在既定的軌道上行駛,平穩安全,沒有太大的風浪,卻也終於錯失,成為真正自己的機會。終其一生,她們都活着別人的期待中,指引中,過着世俗眼中的“標配人生”,卻與真實的、鮮活的、獨特的自我,擦肩而過。

其實,很多東西,都不是天上掉餡餅,包括自我。所有的人,無論男女,最初的自我意識,都是混沌的。沒有人,生來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想要什麼,能做什麼。所有的自我,都是在無數的嘗試中,逐漸構建起來的。一點一滴,都需努力。

人生,就是無數的試錯。年輕的心,积極熱情,總容易被繽紛的世界,深深吸引。於是,焚心以火,全心去做,在實際的體驗中,逐步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特長,以及能力。一個理想自我的輪廓,也逐漸清晰,逐步完型。

那些獨立、自由、有主見的姑娘,並不是天賦異稟,而是因為她們在很早年紀,就開始不斷嘗試,不斷拓展,不斷探索,終於找到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喜歡什麼,能做什麼。而這一切的基礎,便在於大量的、持續的、多元的體驗。

那些聽話的姑娘,最大的損失,不僅在獨立的意志,更在於一種被剝奪的“試錯的勇氣”。多年的人生經驗,讓她們迷信“乖順”的力量,對叛逆、冒險、任性有一種天然恐懼,害怕犯錯,害怕失敗,從而不敢向自我邁出一步。

等到驀然回首,發現自己從未“活出自我”,內心無比焦慮,以及不甘之時,這些聽話的姑娘們,卻早已失去試錯的勇氣,也無法聽見“真我”的聲音。同時,身上複雜的社會角色,以及責任與義務,也使她們的改變成本,變的無比巨大。

所以,女孩子還是“不聽話”比較好。在學會成為一個女人之前,我們先要學會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人。勇敢嘗試,探索自我,是人生中無比重要的課程。畢竟,如果不能做自己,即便擁有“標配人生”,獲得眾人羡慕與贊同,也並沒有多大樂趣。

查爾斯·布考斯基曾說:“去過一種你想過的生活吧,即便那意味着沉到底部。”不聽話的女孩,並不是一味推崇叛逆,而是學會傾聽內心,在體驗與嘗試中,找到真正的自我。因為,只有找到自我,才能在未來無數的選擇中,做出最適合自己的判斷。

你若精彩,自己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