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2017年5月21日的凌晨1點,聽着陳奕迅的《陰天快樂》,我的胸口傳來淅淅瀝瀝的雨聲,一點一滴的從那裡蔓延到全身,在悶熱的仲夏夜晚,我全身濕透,好像一個溺水的人。我眼前全是模糊的水霧,看不清,也不想看清,我弓着身子,在這場暴雨下一動不動,我知道,我累了。




數不清是幾天前開始,心裏慢慢的積攢起了這場暴風雨,一點一點,當我感覺到胸口處悶的發慌的時候,再也不能裝作若無其事,我疲累的躺在床上,聽着心臟悶悶的跳着,感受着胸口近乎窒息的壓抑,我知道我的心底遇上了一場壞天氣。說不清楚難過的理由,只是躺着就已經喘不過氣。恍惚的,開始想那個名字和關於其的一切,這些天來的無所謂開始崩潰,然後又被我強行裝到盒子里,鎖起來,丟去每個人都有的那一座沙城。一個人無意識的躺着,偶爾想起一些年少的回憶,想到自己曾經看《還珠》看到哭,哭的撕心裂肺,如今卻發現怎麼也哭不出來,所有的悲傷彷彿乾涸在淚腺里,所以只好在心裏下起雨。

也是最近才發現,醉酒已經騙不了自己,喝到最後,獃滯的在廁所鏡子里看到那張醺紅的臉,原來那麼狼狽。記憶中那些美好的春天,那些燦爛的時光,在鏡子里清晰,都變成再也回不去的昨天。

傷我的從來都不是酒,所以我再也不能從酒中找醉,每一個遇上陰天的人,都有了從此再也喝不醉的夜晚,然後一個人的夜開始漫長,長到你精疲力竭等着天明。




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住,所以更為敏感,經常一整天不會說話,只是看書,看手機,看電腦,打字,聽得最多的是電腦散熱器風扇抽風的聲音,和鄰居上下樓的聲音,對了,還有合租同學玩電腦過於激動的吼叫。。靜靜的一個人,泯着嘴就是我現在的常態,一個人久了,會忘記時間,也會困於時間,不論過多久,一切恍如未變。我也沒變,只是愈漸濃密的鬍子好像提醒着我,時光已經從我的臉上走過,我離昨天原來會越來越遠。記得上次寒假回昆明的時候,昆明也開始搞起了共享單車,然後我約着幾個蛋疼的兄弟騎着小黃車便去買爆竹放,放了很久,絲毫沒有找回童年的快感,只有把摔炮放在路中央,等車子碾過爆炸的那點惡趣味依舊津津有味。但我還是感到了愉悅和自由,我們放到大半夜然後去網吧開黑,幾近通宵,好像這樣我就能抓住昨天的尾巴。但是時間是一直不停的,我離記憶里那個晚上已經快有半年。

我的心底陰雨綿綿,好像沒有要停的趨勢,我走在大街上,走在人群中,看着他們的喧鬧與我無關,才知道我怕了孤獨。我低着頭,腳上快了幾步,因為沒人會給我撐傘。我望着這座沙城,看着沙子混合著雨水更加結實,才知道自己的目光為什麼逾越不了,因為只是看着它就只能徘徊不前了,因為我在每一個路口都好像在等着誰。如果只能住下,我想對自己說:”陰天快樂”

承認吧,我不知該往哪兒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