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一個人總是糾結的,一邊想小心翼翼地把他藏起來,害怕別人比我還了解他,又一邊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好讓別人明白我喜歡他是一件多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為了聽張傑的演唱會,我第一次去青島。從一個海濱城市到另一個海濱城市似乎沒那麼興奮,但是你總會因為一個人而愛上一座城,僅僅因為他此刻在。

因為他在,所以它格外不同。

一路上我都在聽張傑的歌,除了激動還有些許緊張,就像準備期末考試似的。怕他唱的歌我叫不出歌名,怕他帶領合唱的時候我記不住歌詞,這感覺倒不像是要去見一個喜歡很久的人,而是去見一個令人敬畏的學者。

嚴格說來我算不上是一個合格的粉絲,我並不時刻關注張傑的動態,也不能悉數他的作品,對他的背景也是一知半解。甚至很多時候對他的喜歡僅僅存在我的幻想里,像是一種習慣。

到演唱會現場的時候距離開場已經不剩半個小時了,會場外面比肩接踵,裏面也是人海涌動,白色的燈光下星星點點藍色的光點像是一片海洋。歡呼聲此起彼伏,燈牌上寫滿了地名和熱情。

大屏幕上在放演唱會的宣傳MV,閃爍的牛角燈,揮舞的熒光棒,整齊劃一的“張傑”呼喊聲不斷加劇會場溫度,心越來越躁動。我在腦海里不斷想象他出場的情景,想象我見到他的心情。

燈光慢慢匯聚成一點,嘈雜的背景聲變成了歌曲前奏,歡呼聲鼎沸,我右邊的人卻突然安靜了,她哭了。她一隻手揮熒光棒,一隻手抹眼淚。看到她,我也哭了。

心突然平靜下來,我明白掉下的眼淚不是因為終於見到了張傑而激動,而是多年的喜歡終於似乎有了交代,想到了這十年來一邊喜歡他一邊成長的自己。

五年級的時候第一次聽到他的歌,只覺得他的聲音純粹,歌聲里有堅持和夢想的樣子,喜歡就是那麼猝不及防。那時候網絡還沒有那麼普及,有時候還是會緊張兮兮地蹲在電視機前等他在某些節目上幾分鐘的演出。後來他火了,他遭排擠了,他得獎了,他結婚了,他被黑了,他開演唱會了……他的消息越來越多,有些顧及不暇。我也漸漸長大,經歷越來越多,有美好的也有不美好的,雖不像他的人生被無限放大,卻也在我的人生里留下種種烙記。

從《明天過後》到《量身定做》,從《年輕的戰場》到《逆戰》,從《何必在一起》到《三生三世》,每首歌里都有他和我們自己的故事。

記得送給我第一張張傑專輯的男孩子,記得給我買第一張張傑海報的女同學,記得一邊聽張傑的歌一邊壓過的馬路,記得一邊談論張傑八卦一邊走過的操場,還有因為喜歡張傑而聚在一起的朋友。這樣的張傑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一個偶像一個明星,更是我青春的一部分。

他對夢想的堅持在我知難而退的時候像一根牽引的繩,他面對輿論不卑不亢堅持真我的態度讓我在不諳世事的時候學會隱忍和反抗,他認真唱歌潛心求學的真誠總讓我在自滿時感到心虛。我的成長中有一部分是因為他而逐漸明朗。

在演唱會上,張傑不遺餘力地歌唱,我們不遺餘力地吶喊。一首首歌回憶了他的明星路,重溫了我的年少歲月,若十年前的喜歡只是一見傾心,那麼十年後的熱情一定是再見痴情。

演唱會在預定時間后延長了四十五分鐘才結束,張傑的眼眶紅了,晃動的大屏幕上有人泣不成聲。可我的心情卻輕鬆了許多,每次告別都是為了準備將來更好的遇見。

也許你的青春歲月里也有這麼一個偶像,你瘋狂或不瘋狂地迷戀他,你也許換成了他的髮型,你也許模仿了他的穿衣,你也許並不了解他的人生,只是被他的真誠、才華和堅持所鼓勵,一步步完整了歲月,成就了自己。

也許你沒有偶像,有的只是一本書、一篇文章、一段話、甚至一件事一幅圖,也許他或她或它在你的生命中僅留下了隻字片語,也許在別人眼裡並不出眾,可是沒關係,你的青春怎能與外人云,最好的他她它在你心裏 。









最近特別喜歡張傑的那首《鬧啥子嘛鬧》哇~覺得不僅曲風新奇,歌詞也很痛快~雖然只會唱“而現在的我,心裏愛的火,一切都為你沒有值不值得呃呃呃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