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站着,我可以是一株小草,為了相遇,不惜日光曝晒,雨水蕩滌。靜靜的站着,我為了等一個人,已經十年不變一個姿勢,怕忘記,怕變化,愛在我心裏有了千斤的種量。

我站在你身邊,你不說話,淡漠的看着遠方,那一年,我十八歲,情竇初開。

整齊劃一的步划,你標準的軍姿吸引着我,我成了最差的那一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靠的更近,教官委託你教那些不上道的學生。

我內心竊喜,我的臉上帶着中彩的欣慰,我目光灼灼,一定深情,可是你忽略了我。

我還在那裡,痴心絕對,我對愛情從來忠貞不渝,我愛上的人,我不會輕易放棄。

愛需要理由嗎?也許吧,我還在那裡,一直在附近,從未走遠,我小心翼翼的等着你,可是你一直忙碌。

我鼓足勇氣,和你說話,我在內心重複上演無數遍和你對話的場景,一定是月光柔和,最好還有一兩朵花悄然開放,清香淡淡的瀰漫在我們中間,如果可能,清輝若然間,我踮起腳尖,把滾燙的初吻印上你的唇,實在不行,留在你的臉頰上也好。

我痴心妄想着,你身邊從來不乏佳人,變幻實在快,我不知道我是在醉過多少次,忽然看到你迷離的眼睛。

我知道這一次我一定要緊緊抓住你,馬路對面,我踉蹌前行,只為捉住你顫抖的雙肩。

我攀不上欄杆,疾馳而過的車,呼嘯着問我是不是不打算要命了。

命和愛情比,我可以用一生冗長的孤寂換一刻爛漫的情,主要你一個眼神,我毫不猶豫,因為我已經中了愛情的魔,今生無你沒有意義。

可是你沒有看見我,我堅決的去追,可是你卻消失在弄堂里,我想我一定是前世欠你太多,這一生用命去賭你,可是你卻熟視。

我黯然蹲下,路燈灑了一地,雨滴也順勢來欺負我,這個情場還沒有進入的女子,我狼狽的,卻不願走遠。

你是否知道,有個女孩,為了等你,十年不曾變換號碼和網址,只為有一天,你突然想起我,那個軍訓時笨拙的女孩,一臉晶瑩的汗滴了你手掌。

我從未走遠,可是時光追人紅顏易老,縱使你可能想起片段的我,我也願意終身為你守候,愛情里從來沒有堅持就是勝利,我十年等待大抵不如路人的一個笑臉,因為無緣。

我終於累了,疲倦了,在桃花樹下埋葬了我的痴戀,風起,我在片片粉色桃花雨中旋轉,把這半生的等待都化作過眼雲煙。

我從未走遠,可是我還有人生漫漫路,我要成婚姻里的一隻鳥,我不能免俗。

我站在路口,滿臉滄桑,有一天,一個翩翩君子路過,你眉宇間的俊昂從來沒有變,可是你不認識我,只是念念着你的少年時光。

我記得你說:你不知道,我年少時愛過一個傻女孩,你不知道她有多呆,連站都不會站,你不知道她情商有多低,我無數次的用女伴相攜,她竟然毫無反應,可是我就是愛上了她。

老婦如我渾濁的眼,看着面前我用了半生等待的男孩,我老淚眾橫。

他在我的小酒館,不停的說胡話,對不起,我醉了,醉了,嚇到了你。

而我的心早已百轉千回,悵然間,轉過身,在他身邊,我從未走遠,可是斗轉星移,我們再也無交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