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我的頭低的不能再低,我希望陸文昊沒有認出我,我希望他看誰都是嫌棄的眼神,我拉着顏兒的手,“我們回去吧。”

“急什麼,教官還沒有出來呢,我們繼續喊吧。”

我呆住,還要喊嗎?

幾個舍友一起將手放在嘴邊,大聲的喊起來,“教官,宋慶教官。”

我以為他們會說,“我愛你,教官。”

然而出來的聲音是,“楊木清,在等你。”

她們說完,一起看着我,“說啊,快點告訴教官你喜歡他啊,我們不是說好的嗎?”

我疑惑的看着她們,不是說給教官送行的嗎?怎麼現在是這個樣子呢?

我一臉不明白,而陸文昊和陳夕瀾從我眼前親密走過,我的樣子一定滑稽的要死。

送教官的車子在人群中緩緩開動,我看到教官和其他教官一起說鬧,教官看了我一眼,他揮了揮手。

我的大學學習生涯隨着軍訓的結束而開始,而我竟然在理學院出了名,大家看到我都會說,“那不是和教官表白的楊木清嗎?”

我低頭寫筆記,不說話,不辯駁,我以為這樣就可以相安無事。

有一天早上,我背着書包去上課,剛到教室,就看到同學們擠在一起在小聲議論。

我找好座位,他們回過頭來看到我來了,臉上掛着奇怪的笑容,我沒有在意。

一會舍友們都到了,坐在我找好的一排座位。

上課的時候,她們都睡到一片,沒有睡的都拿着手機在玩。

下課鈴一響,大家都活動起來。

“木清,晚上我們要出去玩,一起去吧。”顏兒歪着頭問。

好久沒有得到她的邀請,我開心的點點頭。

我們幾個去了市中心,她們還給我買了一個黃色小鴨包,一捏它的嘴巴,發出嘎嘎嘎的聲音,很可愛。

看着時間已經不早了,可是我沒好催她們走。

老大說,我們去唱歌吧。

我不會唱歌,也不知道什麼是KTV。

在偌大的包廂里,我只是聽她們唱,拿起桌上的飲料一杯接一杯的喝。

我困的要命,眼睛也睜不開。

第二天,醒來,一個撲克臉的服務員站在門口。

舍友一個也不在,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慌張的看了看自己,衣服都穿在身上。

“請將昨晚的消費結賬,一共兩千八,這是賬單。”

我一聽這麼多錢,忙問“她們呢?”

“你的朋友都被趕出去了。”

“啊?”

我驚訝。

“她們又叫又吼,還不給錢,你倒是很老實,一直睡。”

“我沒有錢。”我如實相告。

“想免費?”服務員啪的一聲把門關上。

很快一個留着小鬍子的男人拉開門,看到一臉驚恐的我。

“我說現在的大學生怎麼都這樣?白玩,我這裏不行。”男人說話嚴肅。

“我不是。”我想解釋,可是他說的也是對的。

“這樣吧,我也不想為難你。”男人端詳了我一陣后,緩緩的說。

“以後每天晚上九點到這裏上班,按小時計費,一小時二十,等把錢還完就不用來上班。”他看着我,我沒有選擇餘地。

我不知道現在大學生兼職的價格,我沒有討價還價,先走為上。

我點完頭,就抱着一個外套往門外跑,可是男人拽住了我的頭髮。

“留下你的身份證。”

“還有不要跟我耍滑頭,昨晚你的朋友倒是什麼都說了。”

我知道昨晚不該喝那麼多飲料的,一定是把酒引也當飲料喝掉了。

我腦海里回蕩着幾個数字,二千八,一小時十五,我遲鈍的大腦開始盤算,我要去打工多少小時,算來算去我覺得我接下來的日子一定不好過,將近兩百個小時啊,我還要期末考試拿獎學金的,可是我沒有時間學習了吧,我頹廢極了。

一路上,我心情極其低落,我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我到現在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打電話給舍友,都是關機。

狼狽糊塗的我,還沒有下公車,輔導員的電話就震耳欲聾的響起來。

“楊木清,你怎麼回事?夜不歸宿,你才剛上大一啊!”

我聽的出來輔導員真的很生氣,我不敢說話。

“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你知道你這個事情影響班級榮譽評比,還影響我年底考核。”

我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怎麼啦?到底是怎麼啦?

我剛下車,衣衫不整,臉上掛滿淚,我想找個人少的地方擦乾眼淚,而他,陸文昊穿着一身咖啡色系的衣服出現在校園大門口,他的頭髮明顯經過整理,戴着墨鏡,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