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玲曾經說過,她眉心裏沒有塵世的繁雜,心思簡單的像個孩子,怎麼能想到那些血淋淋的場景是蕭紅所寫,那裡的《生死場》那麼令人觸目驚心。

蕭紅,她簡略的一生

蕭紅,原不是蕭紅,她有許多名字,譬如張乃瑩,這是祖父給她的名字,她便一直用着。

她的人生就像她的名字,改了許多次,可是次次不像蕭紅這樣,一紅便真的好了,成了文化名人,可是在那個動蕩的年代,名氣遠抵不過活着的時候。

動蕩哪裡有活路,四處顛簸,一生坎坷,我喜歡讀蕭紅的書,尤其愛讀《呼蘭河傳》,那是她最真切的小城,還有最傳神的民俗,那不再是她一個人的童年,那是一個時代的印痕。

男人和寫作,她從來都想一直握着

男人,在蕭紅的生命里,是奪目的一筆,可是男人,根本平息不了她饑寒交迫的一生。

她的命運,除了苦,還有難,還有邁不出的坎,我常常想,人的一生到底怎樣才算剛剛好,沒有企及天空,也不想潛入泥土,只是站在大地上,這樣清淺的願望,蕭紅沒能把握,這個時代的我,也常常深陷泥潭,總覺一身絕技,無法施展,然再看看蕭紅,我覺得人生的意義,豁然開朗多了,比比貧苦,只為自己的內心,為心而活,如她的眼神里,純凈的不帶塵世的渣子。

男人,蕭紅,離不開他,她想要追求愛情,可以和傾慕的男孩一起私奔去求學,求學未果,輾轉搬家,她依然可以去尋找訂婚前的男人,她原諒了那個悔婚的男人,不過想過一刻安寧的生活,有飯吃,有床榻,有水喝。

她便投入了汪恩甲的懷抱,兩個人在一個旅館里,互定了終身,耳鬢廝磨,相愛相依,可是天文数字的房費,讓蕭紅一個人孤零零的等在原地,相當於被囚禁,她還懷着汪恩甲的孩子,可是汪氏一族如水蒸氣般蒸發不見了。

蕭紅,那個年代,這些行為足以令自己死上幾百回了,就如蕭軍說的,她有足夠的理由死,可是她卻沒有死。

“無非,還有一些讓自己死不瞑目的東西。”

去年的五月,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時節。今年的五月,我生活的痛苦,真是有如青杏般的滋味。

這樣的小詩,讓身為文人的蕭軍心動過了一陣風,他驚訝的看着身懷六甲的蕭紅,她頭髮散亂,衣不蔽體,可是她的才華卻光芒萬丈,他愛上了她。

不知道是愛,還是新奇,是驚奇她對生命對生活細節的敏感,蕭紅和蕭軍竟然起了電光火石般的化學反應,一瞬間,電閃雷鳴,氣喘吁吁,他們的身體滾在了一起,因為性,還是因為愛,只有他們知道。

蕭軍,這個蕭紅一直喊着三郎的男人,他們開始了一段漫長的合體生活,逃出旅店,躲避天文数字的欠款,蕭紅懷着的孩子,根本阻擋不了這狂風暴雨般的愛。

孩子生了,蕭紅送人了,她雖然單純,如孩子一般,但是她也恨孩子,或者說對孩子沒有絲毫感情。

不要給我看,拿走。於是有了《棄兒》,不知道她寫的時候,有沒有一絲對新生命的歉疚。

像對待瘟神一樣,因為孩子對她是無用的,她自己就像一個被拋棄的孩子,她沒有能力再養一個孩子,孩子怎麼能養孩子,她只想安安靜靜的寫作。

可是,三郎給不了她安靜的陪伴,因為男人大多要追求一番夢想,還有事業。

她算出軌嗎?

她和蕭軍分開的時候,蕭軍說,如果再見時還愛,就繼續在一起。

三年,也許沒有三年,她為什麼那麼急呢?

她和端木好了,她拉着端木的手,雖然她不愛他,可是她一直都要有一個平息生活坎坷的男人,而端木,也許可以用來試一試。

而蕭軍對於她的離開,沒有怪過,他知道,蕭紅的文學天賦,他也知道蕭紅的弱點。

她若身在現代,一定是一個作家排行榜上的人物,不用男人陪伴,一樣活的自在。

可是時代不同,命運弄人。

時代大格局下,一個人的命運是渺小的,不值得一提的。

她在夜裡,看着屋外的月亮,一個人,沒有飢餓,這恍惚就是自己最好的時代。

可是怎麼會呢?明明帶着凄涼。

她不算出軌,她根本就是浪漫的女人,執着的文學人。

可是當世下,也許更瘋狂吧!

寫作,她的靈魂

那樣艱苦的環境下,她可以讀書,寫詩,簡直是一個奇迹,這樣的奇迹,在她那個年代卻再正常不過的,所以才有了今天,我們所在的時代。

可是這是要好的時代,因為生活的安逸,如魯迅先生所言,工作被生活所累了,沒有了讀書寫字的浪漫情趣了,刷手機翻新聞成了电子毒癮了。

也是也死不瞑目的啊。

蕭紅曾經是那麼的愛寫,她短暫的一生,無數名篇佳作,她的文學造詣很高深,她沒有將生命延續的更久一些,便是後輩們的遺憾了。

她的靈魂,從來沒有生活上的窘迫而減分毫,她對金錢的無所謂,不是因為沒有錢,即使有錢,她拿着錢隨意請客,散小費,不用找零,完全大富豪派頭,可是她說那些零散錢對她毫無用處。

她寫她的書,深夜或者黃昏,咳嗽時,睡前的一盞燈,她和魯迅先生是忘年交,可見大師對她的文學認同。

身體和靈魂,她都求的了小滿

她一生不受約束,愛着三郎,不要三郎,愛着文學,拿着生命去愛,她像一盞燈,燃的急,燒的烈,她便消失的快,可是那些釋放的光和華卻照耀着後人,在時間的長河裡,感受到她文學的魅力,透過歷史的紗幔,看到她洛神般的文學之謎,她是美的,如小城裡,和祖父在一起摘果子時,那清透的水珠,她清澈的眼睛,她嘴角的微笑,她不屈向命運的形象,還有那短暫而豐富的一生,坎坎坷坷,卻絕對精彩。

蕭紅,一生的路,男人在或者不在,絲毫不影響她的命運,可是她沒有離開過男人,因為這樣的生活體驗,她也是民國浪漫的女人,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