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瑜伽,是我一直不敢嘗試的,一來我有恐高,怕在空中飛來飛去,會即刻暈倒,二來,我怕疼,聽說第一次上空中,大部分學員都會大腿青紫。

鑒於這樣的考慮,我遲遲沒有去上空中課,可是呢,有時候,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

是這樣的一天,就來了,毫無防備,我照常去上我的密集哈他瑜伽課程,老師告訴我今天第一節課上空中,讓我跟着一起上,當時,我就覺得我腿抖了。

有點像小時候打預防針,針快扎到我的時候,我就全身肌肉繃緊。

我就這樣被趕上了架,那些慌亂的情緒,一下就被一起抖落了。

站在吊床下面,跟着老師的步划,一步一步的開始練習。

上弔床,將吊床纏繞在雙臂上, 一圈又一圈,雙腿在旋轉之間,我頭暈目眩,這隻是一個簡單的熱身,我衣服都汗濕透。

接下來,就真的要飛了,熱身完了,不就是要美美的飛起來了。

我怎麼能飛起來呢。

我的腿被吊床的布勒疼的直掉眼淚,那個疼痛是直接的,傳到的末梢神經,頃刻間,我就想放棄了。

可是那麼多學員都在上面咬牙堅持,我只聽到,過了這次就好了。

我就麻木了,兩腿都被勒的青紫,這是今天我發現的。

汗水順着脊背,就滑滑的低落下來,額頭的頭髮都沾了汗水。

大汗,但是不淋漓,我覺得那是疼痛。

一節課上,我在空中,懵懂的,看着其他學員,看着老師的動作,我從吊床下來,拉了下脛骨,再次上去。

到了後來,就沒有那麼怕了,這真是一次奇特的經歷啊,我躺在吊床上,調息的時候,才覺得全身血液迴流,一種復活的快感。

這是疼痛后的力量,這是可以獲得力量的一種飛翔,我便將青紫的腿忘記了,也不那麼害怕這些練習了。

空中瑜伽,聽着就很歲月靜好的感覺,在空中,舒展自己的身體,舒展自己的靈魂,好像月亮女孩,坐在玩完的月亮上,隨手摘星辰,抬頭觸到星星。

感覺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