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是你最後的營壘



文/薛會康

半夜做夢夢到你

醒來第一時間發訊息給你

我想像這樣的事以後的我會很少做了

我怕會忘記

還趁着天際忽明忽暗時把夢記了下來

是的 我們都還是年少的樣子

高考數學 你坐我前排

頭髮垂下 可以看到手指輕巧的划著圓規

轉身回頭 肩膀上的弔帶隱約可見

後來我曾喜歡上一個姑娘

眼睛撲閃撲閃像極了你

身體里有兩個我

一個如年少衝動、幼稚、不羈。

一個如暮年沉寂、城府、安妥。

一個奮不顧身 一個生無所戀

哪個都無法安置你

你必須看到我

償還我日月無光里的度日如年

你必須看到我

收下我奮筆疾書里的流連忘返

你必須看到我

你目光如畫 我耳響風鳴

時間為時兩個小時

我們都忙碌着前程

無暇顧及 前路漫漫

時間縱觀三個年月

我們路過笑臉相迎

常想廝守 日月輪轉

還記得喜歡你的那個男孩

還記得他在教室門口找你

我哈哈的笑的像個傻逼

誰也別勸我 我曾祝你兒孫滿堂

還沒到絕境 還沒浪費完生命

還沒精盡人亡 還沒讓你愛上我

誰說來不及 誰說勃不起

我想做一個春夢

不是直奔主題

而是輕輕把手放在你的胸上

好好摸一把

然後嘲笑你的胸好小 哈哈

我猜你會罵我 試圖打我

還會臉紅 眼神閃爍

我就趁機 親一口你

夢就到此結束

我想到有一次

你在打掃衛生 領口下垂

可以清晰的看到內衣的弔帶和花邊蕾絲

一幫小子趴着偷看

我過去把你摟住 你一臉驚愕的看着我

我想到現在你也不會知道我在干什麼

我都沒看過唉!哈哈!

想做一條狗

留在你身邊

每天對你吠

說我好愛你

像做部手機

靠近你枕邊

每天告訴你

我在你身邊

可夢醒了 狗死了 手機換了

你不在了

我想祝你兒孫滿堂

我吃着果凍喝啤酒

想着畢業留言冊我寫了什麼

一低頭 想起你

我一如當初

笑的像個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