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來不及伸個懶腰,太陽就笑眯眯的從東邊照耀,時間突然就充裕了,是十五分鐘,還是二十分鐘,這一刻,從未如此寧靜,這一刻,從未如此開心。

一天之計在於晨,果然如它所言。我站在迎春花旁邊,花朵一朵也不在了,好像昨夜風一吹,它們就各自去尋找故鄉了,根本不管我由衷的喜愛。

算了,能找到故鄉自然是好的,我又何必強求,我背對着花朵,整個胸膛都被迎着太陽,熱乎乎的,暖洋洋的就是這個樣子了。

我眯着眼睛,太陽不甚強烈,但是就這樣眯着,十分好,眼前的景色更清楚了,我的手搭在褲縫處,腳底板踩着地面,風一吹,迎春花枝恭弘=叶 恭弘搖晃。

它好像要和我說話,我的脊背被它碰了一下,它長長的柔軟的肢體搭在我的身上,我回過頭,去看它,它還在風中舞蹈。

對話就這樣開始了,它只是搖晃着,而我卻真的心開始說話。

“如果,真的有如果,你還會現在這種選擇嗎?”

我眯着眼睛,看着樹梢,透過右大臂,我看到了一朵白雲,是那樣的圓,那樣的鋪展,雲朵來到我的眉梢,伸手幾乎可以碰到。

“我愛他,就夠了。”

“愛能有什麼用處?”

我笑了,“愛能有什麼用處?”

現在我依然會想到西湖邊斷橋上,他的身影,他來自那裡,可是現在不知道人在何方?

當年,哪怕我再勇敢一點,走到他的身邊,哪怕我先開口,告訴他,我有一點喜歡他,不知道結局會怎樣?

“還不是一樣,生活本來就是這樣啊。”

對啊,“還不是一樣。”

生活,我常常弄不懂,它到底要我做什麼?時光那麼的短,生命卻那樣的脆弱,沒有水和陽光,三天也是難熬的。

生活啊,我 常常不明白,每天的奔波,不過是為了一晚上的安睡,沒有明天的煎熬,那麼,如果,我只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樣可以嗎?

我問,小聲的,我自己都聽不到。

“時間會寫出未來的結局。”

結局,我不才不要結局,太陽懸在我的頭頂,我隨着太陽開始挪移,我成了一株向日葵。

風來的時候,我靠着迎春花,它緊緊的抱着我,它說,我們成了親人。

我笑出了眼淚,不管生活給了我什麼,但是親情,也是我需要的,那麼的暖,尤其在風雨欲來的時候。

我抱着它,我的淚水和雨水滴落在它柔軟的枝頭。

風落雨停,彩虹起,我站在迎春花前面,看着那七色的彩虹,我看到了時光流轉,我看到了韶華翩翩,我知道了生活,還有一輪明月高懸。

我躺在迎春花的懷抱里,看着天空的星星,一顆,兩顆,三顆,連成線,我拉着迎春花的手,心裏平靜而安寧。

我們就這樣向著太陽,看着太陽,享着太陽的光芒,在陽光里生和長,在夕陽西去的時候,話人生的短長。

我們看了無數世間的人,在我們的面前停留,在我們面前牽手,在我們面前海誓山盟,我們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裡,什麼也不說,只是向著陽光的方向,我們會長成人的模樣,那個時候,我不再是向日葵,它也不是迎春花,我們成為世界上最開朗的孩子,帶着笑容,跑遍人間的溝溝坎坎,還有鳥語花香的地方,那個時候,陽光還是會升起,我們還會追逐太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