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起,心動。

面前鋪展開來一幅清雋的畫卷,清淡素雅,如蓮,濯清漣而不妖,淡墨橫斜,意境無邊。那淡淡清雅的風韻輕易將人沉醉,不知歸路。

旋律如同行雲流水般流瀉直下。輕輕地扣動了心弦,慢慢將自己地沉浸在了這音樂中,愜意地享受這一份寧靜,輕柔婉轉,情意綿綿。而在這份寧靜之中,突然感覺到了些許蕭瑟之意。曲聲漸進,纏繞繾綣的愁思從圓潤流暢的曲調中緩緩地滑入到我的心裏,感覺到微微的疼痛,說不清道不明的糾結堵在心底,剪不斷,理還亂。心,忽然就亂了。寧靜不再。

一時間想起了席慕容的《一棵開花的樹》,彷彿看見了那棵經歷了百年的痴等的花樹,青燈古佛,虔誠祈禱,終究等到了殷殷期盼百年的相遇的時刻。然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在她最美麗的時候,卻依然沒有得到心愛的人的眷戀,最終只能獨自承載寂寞。尋尋覓覓,卻依舊是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的結局。

相思業已成灰。

花開寂寞。

閉眼,聆聽。

耳中鋼琴依舊婉轉的演繹,隨着旋律,而心卻漸漸地沉澱下來,重新融入那份靜謐之中。

曲聲纏繞。

相思依舊。

而我自己似乎就變成了那棵花樹。冷夜之中,清輝之下,我依舊綻放,肆意而張揚。風過,花瓣輕顫,發出輕微的聲響,有着嗚咽之意。不遠處,明鏡似的湖中倒映自己的倒影並着天上的月兒,疏影橫斜,暗香浮動。天地顯得越發清靜寂寥。

夜冷,心似乎也快要涼了。但是忘不掉那人淺笑的眉眼,絲絲溫暖輕輕地擁抱上快要涼掉的心,那些許暖意就是支撐自己堅持下去的動力。寂寞纏繞,而我心依舊。註定錯過的結局,而我選擇不悔,繼續痴痴等待。呵,即使還要拼上五百年的光陰。

漸漸地理解到,寒冷並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而真正不能容忍的是有一天我不能繼續思念他,那樣的話我的心將出現巨大的空洞,而自己將被那無邊的黑暗吞噬。

無邊等待終不悔,冷夜花開寂寞紅。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我知道自己繼續等待與祈禱的決心永遠不會改變。我願意用我永恆的生命換取你的笑靨。即使再等上五百年我才能又一次遇見你,我願意。

心定了下來,不再徘徊,不再迷茫。琴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流年似水,人生如夢,而我最美麗的夢就是等待你對我愛情的回應。我願意將自己的所以生命為你而活。你是我最大的驕傲,讓我生命不再空洞與蒼白。

曲終,睜眼。

曲調依舊縈繞在耳邊,不曾飄散。心在寂寞疼痛的同時似乎得到了巨大的滿足。突然理解到,等待也是一種別樣的幸福,至少我有着那個讓我牽挂的人。

火宵之月——冷夜花開寂寞紅。

有沒有這樣一首曲子,讓你也時常想聽,卻又不敢多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