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7

前段時間買了一個便攜乾衣器,出差用,這次就帶上了,銀川用它百分之三十左右的相對濕度告訴我,你小子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掛在洗手間的毛巾半天就幹了。看來,我這隨身帶着爽膚水乳液防晒霜的習慣可以繼續保持,嗯。

將近六點才醒。想嘗嘗當地的特色早點,前台往街角順手一指。挑了一家亮堂的店。大師傅正在鍋里炸着什麼,一口一個“老鄉”。進屋坐下,點了一碗小米粥和一個餡餅。和印象里的餅不一樣,更厚,料更足,貌似還炸了一下。到底是我大西北,彪悍的民風也體現在吃食上了。咔呲一把咬下去,又脆又香,好吃。


完了一看時間還早,便去溜達。老城有老城的韻味,像極了南方的小縣城。在一處街角矗足,遠處的承天寺塔在沖我招手。


回到酒店,打開同程網查找本地的特色景點,博物館幾個字映入眼帘。好,就你了。背上包,坐了半個小時的公交就到了。從興慶區到新城金鳳區,彷彿穿梭了時空一般。站台的站牌是全液晶的,公交車的後面窗戶也是如此。當車子拐彎或者剎車時,屏幕竟然會有箭頭和文字提示,讓我一臉驚奇。就算在北上廣,也是不曾見的。

博物館在人民廣場一偶,與圖書館、大劇院組成品字形。正中間是寧夏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時國家贈送的民族團結寶鼎,高達五米,很巍峨的感覺。


入馆后又是另一番風景,一共三層,大氣,精緻,磅礴。客人很少,正合我意。寧夏歷史悠久,三萬年前人類即在此繁衍生息。商周之際,戎狄部落牧獵於此。秦漢之時,隸屬“北地”“安定”兩郡。宋朝初建,党項族立足西北,自稱“大夏”,定都“興慶”。元朝一統,設置“寧夏府路”,是為“寧夏”地名之始。展覽分為《文明曙光》《農牧家園》《絲路重鎮》《大夏尋蹤》《塞北江南》五個部分,用豐富的形式,敘述三萬年來各民族所創造的燦爛文化。從水洞溝舊石器時期人們的不斷開拓,到絲路文明,從毛澤東在六盤山頂揮就的《清平樂·六盤山》中一句千古絕唱“不到長城非好漢”,再到正在舉辦的第一屆文創作品展, 她的璀璨讓我嘆為觀止。









我給寧霞發微信說,寧夏的美,與你相仿。她說我太會講話了,肯定是景更美,我怎麼比得了,我說景美人更美么。這姑娘也真是,放着大美的家鄉不呆,跑到上海搞飛機這不是有病么?

去年雷琳第一次來株洲也說過同樣的話。我們都是熊孩子,都有一顆躁動又不安的心。人生一百年,不求有功,但願無悔。不是么?早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