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就在E姑娘清描淡寫她和相戀八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並給了三條理由讓我明白事情本質的第二天,我們說起了關於我的戀情。單身了二十多年的我突然脫單了,不過生活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最主要的原因並不是我和劉大人不常見面,而是大概我有點兒心不在焉和倦怠,更直白的原因,可能是我不怎麼喜歡對方罷了。

“我現在就是如此。我知道這輩子再也遇不到小男(她男友)這樣善良百依百順又特別愛我的男孩子,可是我真的更想找一個我喜歡的人。我以前總會在意別人的感受,對那些喜歡我的人也總是抱有不忍拒絕的善意,然而這一年來,我發現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由此,我們首次正式地說起了小男,對於E姑娘來說,他的好簡直無可挑剔。

小男個子高,身材好,長得帥氣,學歷高,在外人面前是高冷的男神形象,一到E姑娘就成了溫順的小綿羊。和E姑娘同居了兩年,家務事全由小男包干,把E姑娘寵上了天,甚至兩人若是鬧了矛盾,E姑娘只需要喊一句“我要喝水”,小男慣性地遞一杯水過來,這已經成為兩個人和好的秘密話語。

某次我去她家過夜,看到E姑娘把高跟鞋遞到小男手裡,小男拒絕給她擦鞋,E姑娘語氣一軟撒個嬌,小男便溫順地拎着鞋子進了衛生間。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我切實體會到了撒嬌的魔力。

“他對我實在太好,有時候我也是不忍心離開他,怕傷害他,所以才會選擇留下。”

“原來你有想過要離開啊?那最終結果還是會分開的。”

“沒錯。我現在選擇離開,也是為了他好。我這個人喜歡掌控,而他對我的任何決定從來不敢違抗,有時候我甚至希望他不要那麼聽話。其實也不是他懦弱,而是太愛我。他全心全意投入在愛情中那麼多年,我不想他繼續為了我放棄很多不應該在這個年齡階段放棄的東西,也趁着還年輕,他可以重新開始他的人生。我也是。”其實也是這個原因讓我理解了E姑娘為何這一次會執意分手。

“我突然覺得小男很可憐。”

在小男那裡,E姑娘簡直來去自如。我一向是站在她那邊說話,其實一想小男的處境,有點兒同情,畢竟誰也不希望自己明知女朋友不那麼愛自己,甚至有攤牌移情別戀,他還是死不願意兩個人分離。

“我知道他對我的愛太難得,可我現在就是不想要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每一次覺得自己的戀情百無聊賴的時候,我總會想起第一次見劉大人的場景。

那時我們和幾個不太熟悉的朋友坐在一起,面對面的沙发上分別擠了三個人,我和劉大人都坐在中間。那一天我只加了相貌討喜的他的微信,他加了不少女生的微信,所以我從沒有想過我們會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我從來沒想過和對面的劉大人在一起,因為他大概不會對在長相上並不出眾的我感興趣。

有時候,我又會想,如果我沒有和劉大人在一起,如果他是和我旁邊的女生在一起了,我偶爾想起這個人,會不會幻想一下他和別人的交往是什麼樣子?大概會吧。

兩個人在一起,說是因為緣分的聚集,其實也可以說是好幾個偶然的巧合之後的結果,比如《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中的托馬斯和特蕾莎是六個巧合的結果,那我和劉大人的巧合是幾個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們現在真的在一起了。

我一向認為自己是個挺懂得珍惜的人,比如我和朋友吃飯或者聚會時,我從來不會掏出手機看一眼。然而和劉大人接觸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對他的關心和縱容視若無睹,可能是由於他沒有展現出在其他方面明顯高於我的價值,而我給了他太多驚喜,所以我由一開始的被動變得有主動權。

事態發展到如今的狀態,即便我知道若是兩人分手,大概劉大人會比我容易找到下一任接班人,但是我還是沒法兒對他上心。

就像昨晚我們一起去吃晚餐,面對好久沒有吃到美味香鍋,我大開吃戒,還催促時不時停下筷子跟我講話的劉大人要專心吃飯。我這個人進食速度本來就比較快,當我滿足了擦嘴唇時,看見劉大人尚未清理完畢的碗里,再看看桌上還餘下了不少飯菜,感嘆劉大人的食慾太小。

然而劉大人並沒有擦嘴的意思,而是再添了兩碗飯,把我最愛的香鍋掃得精光。這讓我想起每次和他一起吃飯,我們兩個人其實都不擰巴,但是他會刻意把我最愛的菜多留給我。

看着眼前這個一個月還是陌生人的劉大人,我覺得其實他沒有必要為我着想任何事情。不過,這類同於朋友間的關懷體貼也沒什麼不妥。只是發散一點思維,如果他認為這是愛我的表現,並希望我回饋同樣的感情,我想我現在恐怕做不到,唯一能給的只是聖母般的微笑了。

自然,這也是非常普遍的現象,不少有過戀愛經驗的人告訴我,一開始肯定是男生愛得比較多,女生比較慢熱,但是後勁十足。所以有時候我有點兒擔心,頗想告誡以後的自己:求你了,千萬別太認真,我怕你受傷害。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每一次和E姑娘討論過什麼話題或者交換過什麼信息,我們總能得到高於話題本身的一些見解,即便有些見解是老生常談。

末了,我們不由得感嘆說,對她那段八年的戀情,既然沒辦法在可預見的日期內步入婚姻,又無力繼續下去,就只能分手,而對於無比失去的那個人,也只有表示遺憾了。而我這連80天都沒有的戀情,自然是連提都沒有必要提起,更別說以後的完全不可預見的發展趨勢了。

令人需要警醒的是,我們總有點“賤人”的氣息,很難去克服人性中的一些特質。尤其是在一段情感關係當中,無論開了一個多麼好的頭,無論過程是如何開心難忘,當人一旦習慣了對方的付出,總會認為自己所得是理所當然,少了患得患失的心驚肉跳,多了几絲漫不經心和不以為意。

自然,這些又是個人掌控不了的發展趨勢,所以為了避免悲劇發生在自己身上,也為了感情能夠維持地更長和質量更高,我們不要長期毫無底線地對自己的戀人掏心掏肺地好。其實這一點和是否是真愛無關,因為如果是真愛,你會更不想她或他竟然因為你太愛他對他太好而離開你,不是嗎?

和沒有得到的東西相比,即便我們總說對目前已經擁有的東西或人更有感情或者更有珍惜,但是依舊不能忘記那些得不到的東西,卻經常因為一些不如意而全盤否定近在身邊的人。沒辦法,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們總是沒法兒學會珍惜。

另外一點是,那些通過自己主動努力才好不容易得到的東西或者人,人們會更珍惜。即便有時候之所以得來那麼容易,並不是因為你後期以為的你本來就值得擁有,而是因為有那麼點運氣。

話說回來,我和劉大人飛速地在一起,可以說我之於他,得來全不費吹灰之力。so,或許我應該更有危機感地去和他相處,不要讓我可以選擇不妥協和不遷就的權利變成我的義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