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0

這個被賦予特別含義的日子里,

我終於等到了你_朴樹。

其實之前開票的時候,我是知道的,很想去,但是當時還不知道會不會有時間,然後因為什麼事情後來就擱淺了。

就在這個周三下午,我和寢室的小夥伴去看病,看完后還早,就去附近的ktv唱歌。期間,我點了一首那些花兒,一下勾起回憶來。

回去后,看大麥,就是這周六!演唱會,一切都還來得及,問了好幾個人,終於有個學弟願意陪我去,但是說這個月已經沒有多少生活費了,我哄着他說我們就買便宜的。

那一天有點小倒霉,坐地鐵的時候,坐反了十站才反應過來,浪費了很多時間。但當我們往體育館走的時候,前面一對中年夫妻突然回過頭,對我們說,你們是沒有票嗎。我們不知道怎麼回事。那位阿姨就說,我們一家三口買了三張票,結果女兒有事情沒來,她的票給你們吧。我們倆驚了,只見阿姨從包里掏出來一張780的票遞給了我們。

現場的時候有個小插曲,全體站起來大合唱,朴樹突然說,安保大哥不讓我們站起來太危險。於是他就開始為我們說話,說我的歌迷都是有分寸的人了。大概意思就是,歌迷都是成年人,明白事理,不會冒出什麼亂子。

我是95后,朴樹出現在我小學時代。我沒辦法有太多對於他的記憶,但是,這個名字就這樣深深的印在我腦海里。當時電腦沒有網絡,有個叔叔幫我下載了很多遊戲和音樂。其中就有很多朴樹的歌,我的最愛。

後來我補了很多關於他的文章。也看到了很多不同人對他不同的評價。有個作者說,現在這個時代不屬於朴樹,那些95后,00后根本沒聽過朴樹的歌,並且用一些言辭表示不接受他。

看后我表示很難過。這個有着很多鍵盤俠的年代,你要擁有很強大的內心。但還好朴樹活得很自我。

出道二十多年,經歷了很多很多,差一點因為抑鬱症了做出不好的事情,也差一點就選擇出家遠離塵世。幸好他都挺過來了。他還是那個靦腆害羞的少年。這是我特別驚喜的。

我的童年印象中,他高高的瘦瘦的黑黑的,總是喜歡帶個軟帽子。顯得特別憂鬱。

長大後來現場看他,除了換了髮型沒戴帽子別無差別。我覺得現在的他,忽然好親切好想親近的感覺。當台下此起彼伏的高喊朴樹我愛你的時候,他靦腆的笑了,有點不知所措,在舞台上小轉悠了一下,然後拿着話筒說我也愛你們。

這場演出他笑了好多次,大屏幕切換他的笑,


融化我了,也讓我一顫,他老了!他真的老了!哭紅了雙眼承包你的笑容。

朴樹說:我從遠方趕來,恰巧你們也在…不虛此行呀。

(p.你覺得我是一個特別的95后嗎,我不特別,我像許多同齡人一樣,有不同的色彩,喜歡嘗試不同的冒險。你問我為什麼喜歡朴樹,這是一種難以用語言表達的情感,很特殊的感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和其他張揚的歌手不一樣,他那麼與眾不同,有種特別的引力吸引着我,我喜歡他,儘管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出現過我視線中,身邊也極少有喜歡或者知道他的,但我知道他來了,我必須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