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說是為了我視力着想,劉大人勸我少用我那4英寸的小屏幕手機看東西,慷慨地要把他那個沒什麼利用價值的iPad給我用,我推辭片刻后就接受了。

在劉大人把他的iPad借給我用之前,他花了整整一個星期刪各種見不得人的內容,所以當我拿到iPad時,裏面基本上空無一物。

在備忘錄里,劉大人無意中留下了些文字,都是有關於我不太懂的專業知識,大概是為了顯得自己比較專業吧——話說寫到這兒,我突然發現icould是可以連接iPad和手機的,於是趕緊切斷了兩者之間的聯繫,給我和劉大人各自都留一點神秘空間。

所謂百密一疏,我使用瀏覽器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劉大人曾經百度過我的身高的問題,大概是他有點兒變相地思索我是不是太矮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遇到這種情況,心裏極有可能會生出自卑和憂傷的情緒:雖然嘴上說我身高正好,原來還是介意我矮哦,真虛偽。不過現在的我看到這個問題,懶得點進去看別人因為女朋友身高不夠高都有哪些困擾,而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自然,劉大人嘴上總說我這不足160cm的身高足夠了,這一點也是我自己的看法。

老早之前,身高不高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長一段時間,搞得我心力交瘁甚至怨天尤人。慢慢地,面對無法改變的現實,我改變了自己的看法,雖然我身高不高,但也不矮,算是能看的嬌小類型,何況我身材比例好,有一雙短卻筆直的雙腿,皮膚也是嫩滑得不得了——簡直要被自己給誇暈了。

對自己有了穩定且堅定的認知,我不再嫌棄自己個頭不高,嬌小類型也有高個兒沒有的好處。由此,我再也不介意別人對我的身高的看法,矮則矮矣,你又沒法將我拉高,如果你不喜歡我這款,那別理我便是,這是你的自由。

鑒於劉大人從未在相處的過程中有表現過介意我身高的想法,我一直以為他可能比較喜歡嬌小型女生。當看到他的瀏覽記錄,我也不吃驚,一點兒也不覺得幻滅,倒有種釋然的感覺——你不介意我的身高很正常,介意也是很正常的,不過想來就此問題你已經想通了,那我就放心了。

何況,我本來以為劉大人有點兒盲目,看他竟然百度了我身高的問題,說明他對我的其他方面也進行過評比,所以他做出和我在一起的選擇也是經過慎重考慮的。

如此一來,我放任自流一點也無妨,隨性一點也無妨,沒必要戰戰兢兢地去考慮破壞了在他心中其實並不存在的完美形象。

說到愛情的盲目,一句常用的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我看到劉大人總喜歡用他那雙有着超大雙眼皮的眼睛深情凝視我這一張平淡無奇的臉時,總會默默地在心裏想:難道他是真的瞎了嗎?

直到後來,無意間說起某位和我打過照面的曾對他拋出過橄欖枝的女生,對方顏值確實比我高,劉大人很自然地說起了她:“那個長得蠻漂亮的女生……”

我這才深深意識到,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分明是句假話,或者說,即便是情人眼裡能將東施變成西施,但更多貨真價實的西施還活在我們身邊,一轉眼就看到那張臉寫了“西施”兩個大字。

自然,劉大人說我“長的一般”的時候,我還是受到了一萬點傷害,內心很痛惜自己不能夠用臉吃飯,從而不得不在其他方面白白佔了優勢,也只能跟那些只有臉蛋好看於我的人相提並論。

好吧,往好的方面想,我這張“長的一般”的臉蛋竟然打贏了美女,不動聲色地俘獲了劉大人的芳心,我也就勉為其難地為自己感到欣慰一下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