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花,看到花就容易走不動路,必須捧一束,或者求一朵才甘心,朋友都喜歡戲說我“花痴”。我只是憨笑,我是戀花,不是蝶,是一個山裡的孩子。山裡的孩子與花似乎格格不入,更適合山間野跑,與風為鄰居,而我只願裁一朵雲,雲遊四方,看萬種花朵。

一. 我出生在冬天

那年冬天,天出奇的冷,大人們都躲在火爐邊,講一些玄幻的傳說,還有一些神奇的故事。聽母親說,我出生的時候,天空飄着雪,漫天飛舞,我便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

每當聽到別人在我身後喊“花雪舞”,我就會咯咯笑出聲來,生在花家,痴戀花朵,平生愛雪,舞一曲終老。

雪舞是一個很文藝的名字,我喜歡自己喊自己的名字,有時候我會對着草間的小花自言自語。

我時常會在上學的路上逗留,蹲在路邊看花,小小的黃雛菊開滿山路,我會沿着山路和雛菊說話,我還請求它多開一會,等我長大。

母親尋到我的時候,我正在和一朵野百合對視,我把美好的時間都浪費在自己歡喜的花朵上了,少不了老師們的冷眼和父母的呵斥,我心不改。

我是大人們眼裡的問題孩子,唯一母親對我和善,她時常拉着我的手說“孩子,媽媽知道你是好的,如若真的喜歡花,何不好好學習,走出山外,那裡有更多鮮艷奪目,震撼心靈的花等着你。”

我似懂非懂,山外邊是什麼?我開始自問自答,山外邊一定還是山吧?我不確定,我開始看書,書籍有限,我開始啃咬書本,課文里有巍峨的高山,挺拔的椰子樹,還有攝人心魄的花魂,我越來越覺得母親的話是對的。

二.夏天時我想走出大山

走出大山成了我小小心靈的陽光,我記得春天,漫山遍野的紅杜鵑,我睡在花叢間,我問杜鵑花,“山外是什麼?”

我閉着眼睛,任由陽光打在我的臉上,春風拂面,痒痒的,我學會了幻想,我覺得蒲公英的種子在我的手心飛落,落在山外,我的夢鄉里。

時間開始加速,我還不知道夏天是如此的熱,汗水順着我的臉頰流下,我和媽媽一起在小溪上泛舟。

最美不過孩童時,沒有雜念和塵滓,我伸長脖子,為了一堵荷花的容顏,“採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因為這些詩句,我栽進了河裡。

夏天的炙熱,讓我萌生了走出大山的豪情壯志,為了絕世花朵,我必須考上初中,那個時候初中也要考,何況高中。

我的發奮努力,也換來一點父親的笑臉,好景不長,因為最終沒有反應在成績單上,我躲在山後的花中,痛哭一場。

失敗堅定了我走出去的念頭,我在深夜裡踉蹌出逃,丟下一封信給母親,我現在能想象她的失魂落魄。

三.秋天時,我還在夢中

我迷路了,在山腳滑到路邊,衣服都破了,血跡斑斑,我想我一定會死掉,因為黑夜給我壓迫感和恐懼,年紀輕輕的我有點敬畏死亡,不過為了花死,我不後悔,只是我還沒有見過山外邊的花,我哭了,淚水淹沒在夜色里,夜晚的秋凍僵了我。

村民發現我的時候,我已經奄奄一息,好心的大媽給我一個溫暖的被子,我躺在柴房裡,覺得這是我生命里最華麗的房間,我看到死神在我面前走動,我還看到天使揮動翅膀,晨光熹微,我閉上了眼睛。

我想念母親,她給了我生命,我還沒有來得及報答,就讓她失魂落魄,我是一個自私的孩子。

我的淚順着臉頰流到頭髮里,弄濕了枕頭,還有心靈,我是雪舞,不曾為母親解憂,我搖晃着身體,想要回去。

我要告訴母親,我也愛她,我不想她傷心落淚,我的存在似乎是一個累贅,如果我成為門前的蝴蝶蘭,日日守候着她,會不會更好。我虛弱的身體,飄忽不定,母親啊,我也可以成為一株風鈴草,隨你喜歡。

可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意識渙散,我眼前一片模糊,還有許多奇奇怪怪地影子。我看到黑色的烏鴉在頭頂盤旋,它對我說,快放下吧,放下。我無法回答,我聽到鬼魅的聲音逼近。

四.我回來了,媽媽

我的夢很沉,當玫瑰花的香味到了我的鼻尖,我才睜開眼睛,母親站在我的床頭,一臉憔悴,她臉上帶着笑容,將花舉過我的頭頂,她吻了我的額頭。

“你在夢裡,我帶來一束玫瑰。”

媽媽笑着將花瓣一片一片的灑在我的身上,我的嘴角也有了笑意,外面忽然飄起了雨,氣溫變的很低很低。

媽媽脫下棉衣蓋在我的身上,紅色花瓣落了一地,玫瑰花香繞着我的手指和鼻尖。

雪花飛舞,地面上落了白衣,媽媽抱着我,來到雪中央,我睡在雪裡,身體忽然很輕很輕,薄如蟬翼。

我從媽媽的手心裏飛起,和白雪一起,旋轉,翻轉,不停的旋轉,踮起了腳尖,玫瑰花四起,我在白雪皚皚的冬季,舞了起來。

雪花落,我的指尖觸到花瓣,我慢慢化做花瓣,幻化成水滴,落在地上,飛到空中,蒸騰,化雨,化雪,化做新的生命,我聽不到母親捶地的哭喊,我看不見父親叼着煙袋來回走,我做了最想做的事,我唯獨沒有陪母親。

雪停,我被深深地埋在白色城堡里,那是我最好的家,我想在那裡種一地的花,為母親天天送上忘憂草,一生快樂,為自己種滿玫瑰花,讓一萬朵玫瑰陪着我生生世世,我願為花永世。

後記.

什麼是生,什麼是滅,不過是輪迴,前世今生里,誰在誰的目光里沉醉,不過痴迷。我是一朵花,開在塵世里,離了媽媽的懷抱,山水間走一遭,雪中來,一世純潔,雪中走,舞一曲終了。

生命往往短暫,愛或不愛最後也許都不重要,念花向花一瞬間,忽然明白,千山萬水之後,最美的花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