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和家人朋友去釣魚。

第一次釣魚,並不懂什麼方法。四個人,一人一桿,投入到池塘中,開始漫長的等待。下午的陽光,明媚而溫柔,不冷不熱,感覺剛剛好。家人和朋友,一邊垂釣,一邊閑聊。她卻一個人,選擇一個稍偏僻的高處,坐下來,靜靜垂桿。

至始至終,她都是一個較真的人。釣魚不過是一個娛樂,本圖輕鬆,可一旦她接手,莫名的完美主義又開始發作,誓要全力完成。她一個人在高處,像一座雕像,不言不笑,不聽不聞,全心全意,死死盯着浮標。一個固執的獵手。

她對釣魚,其實一竅不通。所有的一切,都來源於直覺。恍惚之間,想起以前讀過的古詩,似乎有不敢高聲語,恐驚池中魚的句子。她努力去理解,一條狡猾的魚,會有怎樣的心情:或許,既貪婪,又警惕。這是一場人與魚的博弈。

所以,她屏氣凝神,全神貫注,盯着浮標的變化。以手肘為支點,大腿為借力,全身保持一個固定的姿勢,一動不動,生怕驚擾池中魚。連呼吸,也保持平穩,像是進入禪定一般,沉寂如枯木,敏銳如獵鷹。時間一點點流逝。

池水渾濁,浮標不動。池中有多少魚,到底有沒有魚,能不能釣到魚,全都是未知。但是,這種未知,多麼美妙,一如隱沒在迷霧中的人生,無法分析,不能篤定。踏出的每一步,都來源於心中的信念:只有相信有魚,才能釣到魚。

家人和朋友,在旁邊談笑風生。她深知,這不宜釣魚,但不去參与,也不去打斷。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她視之為事業,別人視之為娛樂。人生在世,無法管束他人,抑或挑剔環境,只能在當下的條件下,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母親和朋友,最先玩膩,跑到旁邊的菜地里,去看新鮮青菜。她們的笑語,傳遞到她耳中,卻絲毫無法擾亂,她堅定的心。是啊,人生路上,選擇很多,樂趣很多,當然隨時可以改弦易轍,但固執如她,只想全心全意,做好手中這一件事。

彷彿《西遊記》中,唐僧與國師的比賽。端坐高台,進入禪定,比試彼此的修行。頭頂的烈日,耳畔的蚊蟲,甚至圍觀的眾人,都是對自我修行的考驗。或許,只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卻又始終不亂於心,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忽然,浮標動了一下,她眼前一亮,但一動不動。她知道,這是魚在試探。浮標又動了好幾下,她依然屏氣凝神,不慌不忙。然後,浮標猛地向下一沉。她手疾眼快,連忙收桿,卻只有一場空:還是太着急,魚沒有咬穩。

這狡猾的魚!她欣喜的罵了一句,向魚池坐近一步,更遠更長地垂下桿。正是因為魚的狡猾,才讓這一場等待的博弈,變得更加有趣。正如路途中,遇到的強勁對手,一次又一次激發我們的潛能,讓我們變得越來越智慧,越來越強大。

忽而,傳來歡呼聲,原來是父親,釣上了魚。眾人都圍上去,為他慶賀。她卻一動不動,置若罔聞,只因手中還有魚竿。沒錯,他人的際遇,值得鼓掌,但並不值得羡慕。任何人的成就,都無法替代自己的修行:自己的魚,終須自己釣。

“你的魚餌,都被吃沒了吧!”來自成功人士的指導。

她目不斜視,只是搖一搖手。雖然,魚鈎始終沉默在水中,看不清楚狀況。但她的目光,始終關注着浮標的變化。沒有人,會比她更清楚狀況,因此,她始終只相信自己的判斷:一定還有魚餌,只是需要耐心和時間。根本無需查看。

日薄西山,她一無所獲。但是,她的魚鈎,始終執着在池中,這一沉,已經過去幾個小時。無論發生什麼,都絲毫不能影響她。家人和朋友,已經玩膩,在商量着去哪裡晚餐。但是,她還是像雕塑一樣,一動不動,想堅持到最後一刻。

“不釣了,我都累了。”似乎是在勸解。

其實,她並沒有在和誰比。至始至終,這隻是她和魚之間,她和自己之間的一場較量。釣魚,是多麼磨練心性的機會,她只想儘力而為,看一看,自己到底能堅持多久。她需要向自己證明,一個人的修行之路,能有怎樣的耐心與堅持。

最終,夜幕降臨,四周昏暗,實在看不清浮標,她方善罷甘休。拉起魚鈎的一刻,在暮色中畫出一條拋物線,魚鈎之上,魚餌赫然。她的心中,無限驚喜,知道自己終究是贏了。原來,她不缺堅持,不缺方法,不缺判斷,只是缺乏一點幸運。

“今天見到一位姜太公。”好心的勸解。

“不,我有魚餌。”何須勸解,心滿意足。

畢竟,比釣到魚更歡欣的,是釣到的人生感悟。一個漫長的下午,她一屁股坐下來,沒有換餌,只提竿兩次,最終魚餌猶存,就已經是勝利。不找借口,拼勁全力,她對的起自己。如果,人生是一場自我的驗證,那麼,她所有的判斷,所有的猜想,都已得到充分的驗證。單這一點,就已經是莫大的嘉獎與榮幸。

此行即佛,唯證方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