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時,我喜歡輕輕扣一扣我緊閉的心靈,我喜歡在黑夜時,抹去眉心裏的皺紋,然後將雙手合在胸前,虔誠的和自己進行一場對話,漫無目的,沉沉睡去。

如果就這樣酣睡到天明,我是十分開心的。可是如果現在我告訴你,二零一六年還有不足二十天,你會不會啞然無眠,回顧這一年,好像什麼事也沒有做,看看年前列的計劃,是不是還沒有開始。

不用歉疚,因為我甚至都沒有列計劃,我什麼也沒做,連原地踏步都不算,每日奔波,麻木,嬰兒的啼哭,孩子的吼叫,還有無數眼淚落在我的衣襟,作為一個靈魂的工程師,我是不稱職的。

自由職業是我最嚮往的,因為自由,我追求自由,我開始懷念一個人無拘無束,所謂家庭不過是一個籠子,裏面裝滿了責任和義務,我從來沒有在圍城裡獲得半刻安寧。

因為忙碌,總是沒有任何讓人喘息的機會,白髮毫無知覺的爬上我的額頭,沒有任何商量餘地,我老了,還後知后覺。

對,好像我從來不曾在明晃晃的陽光里,認真思考一回我的這寂寥的人生,我為什麼來,要到哪裡去?我來這個世界,要留下什麼痕迹,似沙粒在海灘,渺小而孤獨。

我為什麼忙?我要忙到什麼時候?我沒有問,只是像陀螺一樣旋轉,暈頭轉向,沒有知覺。我滿身汗水,卻沒有我要的結果。

如果忙,有意義,也許內心是充盈的,可是我的心一直虛空,我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充實的雲,撫摸我皺巴巴的心,還有可憐的夢,我躺在軟軟的雲朵之上,會是一種什麼體驗。

我不想忙碌,可是生活不是不想就可以停止,或者倒帶,如果真的可以倒回去,那世界會不會亂套?誰不想改寫一下人生。

哦,我不想,因為太容易改寫的,絕對不是命運,再給我一次機會,不過是徒增傷悲,因為我會重蹈覆轍,我在渾濁的人海里不停煎熬,怎麼能輕易不瞎忙。

如果忙,能不能給我一間房,讓花朵鋪在我小屋的門前,牽牛花,薰衣草,最好還有滿天星照亮小屋的夜。

小小的屋裡,我穿針引線,做一堆蒲草墊子,青青綠綠的花叢中,我安靜的等待有緣人經過我的小屋,我們煮茶對飲,揚起髮絲,笑聲穿過屋頂,留在門后的山坡上。

如果忙,能不能給我一盞燈,我把燈光聚攏,橘黃色的燈光下,是我瘦弱的堅持,等一個時光流轉,我為誰望穿秋水。

如果忙,能不能送我一縷風,將我的白髮吹走,還有,還有我眉頭緊鎖的煩憂,讓我安心為世間忙碌。

如果忙,還沒有可見的未來,那我寧願,在我狹小的屋,種一顆風鈴草,捧着微弱的光,乘着風,遠走他鄉,一樣的忙碌,何不把千山萬水走遍。

如果忙,不要像我一樣,人間反例已經太多,給世人一點想要的結論吧,而我可以做為少數碌碌無為的一個人,世人忙碌而充實吧。我帶着愛看着這個城市和周圍,每夜祈禱,晚安吧,我愛的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