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出頭的時候,我不相信25歲已死。那時候我還在讀大學,堅信以後一定會過美好的人生。

我想,25歲的時候,我要每天看幾頁書,還保有少女單純的心境,仍愛寫多愁善感的句子。

我想,25歲的時候,我要養很多可愛的植物,每天和他們一起伸着懶腰迎接初生的太陽。

我想,25歲的時候,我已經有溫暖家,每天早晨早早起來,為心愛的人精心準備早餐。

我想,25歲的時候,我要買精美的茶具,在周末的下午,和好友們一邊煮茶一邊聊天。

我想,25歲的時候,我會有很多畫筆,在傍晚斜斜躺在陽台上,一邊隨意的描畫,一邊哼着不成調的歌。

我想,25歲的時候,我身邊的他,溫柔又良善,正直又聰敏。

我想,25歲的時候,我已經去過所有想去的地方,只獨愛一座城。

我想,25歲的時候,我已是父母可靠的依賴。

我想,25歲的時候,我會比20歲更快樂。

然而,我今年28歲,住在小小的出租房裡,身邊沒有幾個朋友。父母在遙遠的家鄉,成了空巢老人,大齡剩女是躲不掉的目光。

我幾乎想不起來夢想是什麼時候丟掉的。

25歲的時候,我在做什麼?

25歲的時候,我剛剛研究生畢業,進了一家高大上的國企,還在實習,每天兢兢業業的努力工作。

25歲的時候,我覺得終於熬到畢業了,我終於可以賺錢給自己花了。

25歲的時候,我覺得現在的工作很安穩,好不容易找了個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要好好乾。

25歲的時候,我已經不愛看書了,空閑的時間,我都在煲劇補覺,周末偶爾和同學聚會遊玩。

25歲的時候,在新的城市,沒什麼朋友,我安慰自己,大家都這樣,沒什麼關係。

25歲的時候,我學着做飯,可是一個人總是吃不完,漸漸的也就沒什麼興趣了。

25歲的時候,我收藏了很多漂亮的餐具,可是想着以後還要搬家的,就一直沒買。

然後就到了26歲。

26歲的時候,我終於轉正,可是工作還不算很順手,艱難的摸索着。

26歲的時候,我談了一個男朋友,他是和我一樣浮躁的年輕人,很快我們就說了拜拜。

26歲的時候,我刷着微博熬着雞湯,躲在自己的天地里,不想了解誰,也不想讓誰了解我。

26歲的時候,我失去了化妝打扮的慾望,每天素麵朝天的去上班,還覺得自己是18歲的少女。

26歲的時候,我開始學一些技能,可是學起來好沒耐心啊,遠不如躺着刷手機舒服,算了,明天我一定認真學吧。

很快就到了27歲。

27歲的時候,我已經成了老油條,反正單位里渾水摸魚的人多了去了,我也不用很努力,反正一個蘿蔔一個坑,努力也沒什麼晉陞的機會。

27歲的時候,我太愛獨處了,一天在辦公室說不到幾句話,公眾號的文章沒興趣看了,搞笑視頻佔據了生活,畢竟這是生活的唯一亮色了。

27歲的時候,我想要換個工作,打開招聘網站,這個工資太低了,那個要求太高了,算了,今年下半年好好準備,明年換個工作吧。

轉眼就到了28歲。

28歲,我覺得我已經死去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