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作品)

閨蜜用每秒一個字的速度發我微信,一行一個字。

我盯着手機屏幕,震驚的當下一個電話打過去。

“看破紅塵了?”

“對,要出家。”

“現在尼姑要求可高了,你知道?”

“滾,我只是表達一下我在這地方實在沒辦法認識新的男生,這兒適齡青年我大概相了個遍,可惜這地方總共加起來也沒多少適齡男青年給我調戲。”

“算了,別禍害別人了,你還是出家吧。”

“滾。”

“滾到我這兒來”

“別,我是個慫人,不說了不說了,鬧心。”

她說出口的是這四五線的小地方沒她想要的戀愛,沒說出口的是,這地方壓根沒她這慫人想要的生活。

逛遍全城找不到自己想要吃的東西;踏遍商場沒有想要買的衣服;約會除了公園小樹林肯德基麥噹噹再沒其他選擇;跑個1公里,能碰到十個以上的熟人;哪天和誰吵架了,你們吵架的細節能被添油加醋的傳播個十里地。

這地方將就着結婚的人有很多,認真來談戀愛的人很少,所以很要命的,她認識不了新的男孩子。

這裏民風淳樸,重男偶爾輕女,25歲不結婚就是沒人要的老姑娘,別人不避嫌的用眼神戳你後腦勺,你家門前連媒婆都不高興來。

所以她這個老姑娘,着急的很,一邊罵自己慫貨,一邊繼續相着擴大年齡範圍的假適齡青年,不是嫩的不捨得吃的小弟弟就是老的無法下嘴的禿頂老男人。

她的肉體存活在這城市,但是靈魂順着網線爬在了別的地方,那裡有智障腦殘也有帥哥哥,可惜虛幻不存在,只是上癮的自我滿足,欲罷不能,僅用來在無聊的光陰里聊以慰藉。


我突然很慶幸,慶幸自己排除萬難,有些心狠的留在了上海這座城市,一個天上掉下來一百萬給我,我都買不起一個二手房的城市。

前两天有個視頻,一個大三學生來到了她嚮往的北京,身為編導專業的她在傳媒公司找了一份2000元的實習,和另外一個朋友,在一間只有4㎡的地下室住了一星期。

她說,肯定是家裡好呀,和這裏比,家裡簡直是天堂啊。可是同時,她也說在這裏過得不辛苦,來到北京這樣的大城市,雖然花錢,但是可以收穫更大價值的東西。

網友們在視頻下面窮酸,4平方米?2×2平方米,這確定是人住的地方嗎?不辛苦嗎?不心累嗎?這4㎡的地下室,一萬分之一約等於不存在的北京,到底是有多大的魔力呢?留在這裏,不苦嗎?

呵呵?你開玩笑吧?能不苦?

苦的我分分鐘想哭。


我恨過這城市。

上下班需要拚命擠幾個小時的車程,地鐵上人們擁擠的姿勢,顯得曖昧,又噁心。

她的發尾掃過了你沒修的鬍鬚,留下一陣沒洗頭的味道。

你的汗水,從額頭滑到了鼻翼,你還沒來得及擦掉,它又順着下巴,正中紅心,滴在了她的頭頂。

“不要擠了好嗎?”

“cao,不擠能上來啊?大家都要上班的好嗎”

鬧劇每天都上演,連旁觀都覺得聒噪。

我承認,這城市裡,偶爾活的很憋屈,就算喝醉了都罵不出口的憋屈。

某一天,我看到某家房地產銷售旁邊豎著牌子,幾個黑體大字寫着29平米286萬,想了想自己的租房預算,看了下銀行卡餘額,拿出手機計算器來很認真的加減乘除,在未來幾十年內,我是買不起上海的房的。甚至,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沒有能力能夠租到居住環境特別好的房。

想回家吧?家裡床大房子大,連馬桶都特別乾淨漂亮和別地兒長得不一樣。

所以,我也會想不通,為什麼要愚蠢的留在這地方?


其實,也是想過要回去的。

家鄉是一個小地方,人們小日子過得安逸的很。每次假期回家的時候,就像去到了世外桃源,時間彷彿都變慢了,每天遛遛狗喝喝茶聊聊天發發獃思考下人生,也很充實。

只是,今天是昨天的複製黏貼,明天也是在今天醒來的時候就知道是什麼樣子的,沒有驚喜,一塵不變,人們在這一塵不變中老去。

好像,我才二十歲出頭,就看到了四十歲的我,拎着菜籃子遊走在腥味很大的農貿市場;六十歲的我,扭着腰跟着領舞姐姐跳着不協調的seve舞步;八十歲的我,帶不起廉價的假牙坐等着死去。

在這樣無止境的重複后,我發瘋的想念上海的日子,或者說想念上海的錢。

我曾偷窺過那樣的生活,沒有小說里的紙醉迷金夜夜笙歌,可它給了你點希望,在黑暗中耀眼的像星辰,讓你嚮往着這兒能有一席之地,全力以赴,不回頭,不留餘地的置之死地而後生。

如果非要說實話,我也會羡慕,羡慕那部分回家了的人,他們可以父母在側老友在旁,可我更知道沒權沒錢沒人甚至沒有相關的行業,我的離開,某種程度上是被迫的。

這城市,它沒什麼好,也沒什麼不好,深愛着,偶爾也恨着。


有時候也在想,把待在大城市的人和呆在小城市的人,拎出來對比一下,誰的幸福指數更高?誰更成功?

成功,這個詞太大了。

什麼才是成功?每次愛的人都能雙倍的愛着你?玩的王者次次都是MVP,永不連跪?提的方案每一個都能讓老闆心悅到工資增個50%?賺到足夠多的錢,可以和思聰肩並肩聊個天?

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太一樣,每個人想要的也都不一樣。可是這些所有你想要的,都是需要你努力踮起腳尖去夠的,不管是小城市的安逸,還是大城市的燈紅酒綠。

那4平米的地下室,我們可以住一個禮拜,一個月,甚至一年。

可沒打算住一生。

有人說,人的慾望是個很討厭的東西,它讓你在賺5k的時候想要10k,在你賺10k的想要20k,自己突然就變成了貪得無厭的人。

這沒什麼不對,我們的慾望支配着我們前進。

對美好的肉體的慾望,讓我們自己也盡量擁有美好的肉體,好能夠相互匹配。

對10k20k的慾望,讓我們能夠在懷疑工作價值的時候,有堅持的動力。

沒一百萬,也依舊呆在這走個神就被同伴甩了幾千米遠的城市,也依舊為每一個堅持下來的人鼓掌,為每一個嘗試過的人真心點贊。

鹿晗唱着,是誰說偉大才值得被歌頌,乘風破浪后也不會一定成功,生命只能向前,堅定信念的人都是英雄。

平凡的你我,有一刻不再普通。


THANKS


微博:是年說

如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關注與分享

轉載請聯繫授權,違者必究

閱讀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原文鏈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