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吵一架。

“我出去冷靜一下,2點前回來。”她轉身離開。

初冬的暖陽,露天咖啡廳,百無聊賴,放空發獃,糟亂成一團的心情,一點點舒緩過來。旁邊坐的,有閨蜜,有情侶,有一家子,許多小孩子,在前方的空地上,嬉戲打鬧。多麼世俗,多麼安穩。她長長伸一個懶腰,掏出速寫本。

一個曲線,又一個曲線。8B鉛筆,一點油膩的沙啞,在質感的速寫紙上,信馬由韁。她專註而任性,盡情放縱自己的情緒,在白紙上宣洩。不知何時,身邊出現一個小女孩,充滿好奇地看着她。

“媽媽,姐姐在畫什麼?”童稚的聲音。

她抬起頭,看見一雙乾淨純真的眸子。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充滿好奇,滿心期待,看進她靈魂的深處。她沒有回答,溫柔地向她笑,然後,繼續畫畫。

“一隻眼睛。”女孩的母親說。

時間,在三個人的身邊,慢慢流淌。她的筆下,出現更深的陰影,一個充滿絕望的牢籠,爆裂的聲音,以及揮散不去的陰霾。她深深呼出一口氣,在空白處,寫下四個字“大吵一架”。不知何時,小女孩已被母親,悄悄拉走。

她覺得好笑。該哭哭,該笑笑,孩子其實比我們懂的更多。

忽而想起,他那次給孩子們講話。也許,是受到情緒的影響,他竟然和孩子們說:“你們要好好學習,不然追不到女友,都不知道原因。”她聽說后,被逗得哈哈大笑:“你居然和孩子說這些!不過,他們的承受能力,遠超想象。”

“多和孩子們在一起,對你有好處。”與君共勉。

有人曾說,孩子是最接近上帝的生物。現在的她,越來越堅信這一點。成年人,未免總是太多顧慮,死板禁錮,乏味無趣。孩子們,卻總是那麼天真活潑,生動熱情。現在的她,越來越喜歡和孩子們呆在一起。

熊孩子,小惡魔,也多麼真實,多麼可愛。他們的調皮,自私,逞強,霸道,無理取鬧,都那麼自然而然,那麼彌足珍貴。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鬧就鬧,多麼自由,多麼率性。孩子們的世界,永遠那麼簡單直接,真誠勇敢。

原來,無論是悲傷、憤怒、霸道、自私,還是喜悅、無助、迷茫、激動,只要是真正純粹的情緒,真實而自然的流露,都是那麼美好,那麼動人,宛如天籟。孩子們,總是有這種魔力,不管是一哭一笑,還是一靜一鬧,都令人無限寵愛。

相比起教育孩子,我們更應該向他們學習。學習他們的真誠勇敢,簡單直接,學習他們強烈的好奇心,超強的接受能力,學習他們無論遇到什麼,都能夠安然入睡,無論摔得多痛,也能夠隨時爬起,這無比強大的自愈能力,適應能力。

“你怎麼像個小學生?”他們總是,如此說她。

謝謝誇獎,這是對我的無上美譽。孩子是我終身的老師,我願永遠向他們學習。像他們一樣,透過純澈的眼睛,去看世界的一花一木。像他們一樣,懷着滿腔的熱情,去擁抱未知的一點一滴。此生此世,我只想永遠做一個小女孩。

正如《二十八歲未成年》里,那一場穿越時空的置換。當二十八歲的涼夏,被無情的歲月,沉重的世俗,一點點掩埋,差一點迷失自我,喪失天分之時,正是她十七歲的初心,重新拯救她,幫助她找回最初的自己。謝謝你,我最親愛的小孩。

孩子是終身的老師,永遠的治癒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