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每個人的青春都是一首歌,那麼我的青春,就是謝春花的主場。

你點頭的回應是我唯一的安慰


妄為

稠密的心思沒幾人能懂,到頭來怕只把自己感動。

每一個妄為的孩子,都有一顆謹慎卑微的內心。

如果說,這個世界是一個倒序的時間,每個人從老再到年輕,那麼大家會不會更加的去珍惜年輕的時候,會不會更加的珍惜身邊每一個人呢?

人生中究竟要用多少的遺憾才能填補生命的空缺?一個人要什麼時候才能懂得,沒得到的不是最好的,那些你放棄的人才是最寶貴的?

常常在想,是什麼力量讓一段感情可以堅持那麼久?

在父母的愛情里,我終於明白,這種力量是愛,是責任。

其實不在意過的光鮮或狼狽,把時間和一切忘記也都無所謂。

如果,你是一個孤獨,卑微,膽小的孩子,那麼,就請聽聽這首歌吧,它沒有什麼正能量 ,但是,她卻告訴你,你的悲傷 ,它懂。

我聽見了你的聲音,在最北的山頂。


荒島

我聽得見萬物的語言,可是為什麼聽不見你的聲音?

在我心裏你是萬物,每一個聲音,都是你的幻影。

這首歌,是一首詩。

每個人聽見的都是不一樣的故事,它可以關於自然,可以關於愛情,可以關於希望。

每個人都是一座美麗的荒島,直到有一個人,踏上那片島嶼,從此,荒島有了萬物的氣息。

這是一首安靜的歌,它訴說,它傾訴,它聆聽,從不拒接。

我聽不見你的迴音,在最深的海底。

你聽不見我的決定,在荒蕪的愛里。

一個人要有多麼的深愛,才會選擇默默等待。

夢門何故緊鎖。


我從崖邊跌落

他們說,人在死的時候,能夠想起的人,一定是你最重要的人,能夠回憶起的事,一定是念念不忘的過往。

沒有涅槃就不會有鳳凰;沒有束縛的繭就沒有美麗的蝶;沒有流過血的手指就沒有辦法彈出世間絕唱;沒有四季的等待,就沒有梅花的綻放,沒有跌落的懸崖,就不會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還可以有另一種活法。

我從崖邊跌落,落如星空遼闊。那麼,曾經的束縛,難過,傷痛,都在跌落的這一刻忘了吧。

沒有經歷過生死,你永遠不知道珍惜,沒有經歷過生死,你也不會知道,那些你耿耿於懷的人和事,到頭來,也不過如此。

如果,你被逼的退無可退,那麼,就縱身落下吧,誰又能說,你不會遇見另一番風景呢?

當我死後,請把我種成一顆會開花的樹。


一顆會開花的樹

三毛說“來生,要做一棵樹,永遠沒有悲傷的姿勢。”

謝春花說“當我死後,請把我種成一顆會開花的樹。”

一個人,無論有多麼的輝煌,在你死後,也會變成過往。

如果,人,真的可以選擇自己的來生,那麼,這個世界上會有多麼多的樹呀。

我會死在春天里,因為春天,萬物都在努力的生長,而對於死去的我,生機勃勃的氣息,會把我掩蓋,沒有一點悲涼的氣息。

來生,做一顆會在春天里開花的樹,無論是什麼,無論站在哪裡,只要可以在此遇見你,就好。

東西南北,屬於我的錯與對。


旅行的蝸牛

一個人,要有多勇敢,才會念念不忘?

一個人,要有多失望,才決定放棄自己熟悉的一切,去奔赴一場獨自的旅行?

這首歌是小果的,之所以“不合時宜”的安排在這裏,是想告訴你,如果,看不破所有,那麼,就離開吧。

世界那麼大,你可以去看看。

你可以去看看南方的雪,去看看北方的雨,走一走秋天的草原,夏天的沙漠。

把讓你難過的,傷害過你的,都丟在那些不合時宜的地方吧。

一個人的飯,沒有那麼冷;一個人的夜也沒有那麼難熬;一個人的故事也沒有那麼的悲慘;一個人,不必擔心一個人。

做一隻旅行的蝸牛,安靜的窩在角落。

對於,青春,不爭吵,不喧囂,不要感嘆,因為,你終將擁有他,也終將失去他。

我的青春,有這樣一個名字,她叫

謝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