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上有印,風中有音,光中有影。

世界很大,萬物很多,事物總有兩面性。有的人,天性活波,外向健談;有的人,天性寡淡,內向含蓄。也許說愛你到天荒地老的那個人,可能只是騙你;也許從來不說愛你的人,才是最愛你的那個人。

你從來不說你愛我,但其實你很愛我。

他不是玩弄權術的政客,也不是擅於經營的商人,他沒有干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是他是我心目中的奧特曼,獨一無二,無所不能,時刻保護我,趕走我身邊的小怪獸。

我有一個從來不說愛我,但其實很愛我的老爸。小時候,老爸總愛給我買一些亂七八糟的玩具,老媽問他時,他總是回答:別人有的,我女兒都應該有。於是,我從小就變成了院子里最受小朋友歡迎的一個了。

我老爸從來不強迫我上補習班,別人家的孩子周末在學習時,總能看到我老爸帶我放風箏、滑冰、逛動物園的身影。總之是哪裡有好玩的,哪裡就有我老爸的身影。

餐桌上,永遠少不了老爸的那一句——再吃一碗。小時候,老爸說小孩子長身體要多吃飯,再長大一點,老爸說女孩子太瘦了不好看,要多吃飯,後來長大了,老爸總說別怕長胖,大不了以後我養你。

雖然他在我小時候老是逼我練字、畫藍圖,但是在我選擇大學和工作時,他給了我充足的自主性,並且讓我老媽不要越俎代庖,充分尊重我的決定。以至於後來我老媽抱怨他不給我安排工作,還偷偷告訴我,我在外地工作時老爸可想我了。

我老爸經常說,為人父母能為孩子做的,只是給他無條件的接納,對他堅定不移的支持,讓孩子時刻有被愛的把握,並分享我們的人生經歷和一些建議,幫他建立起照顧自己人生的能力,最終成就他自己。

這個男人從來不在口頭上說愛我,他總是用他的行動來證明。其實,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愛我。內斂的人,總是“吝嗇”表達他們的情感,正如“我不聯繫你,不是因為你不重要,而是我不知道在你心裏我是否重要”。


對時間的無言,對生命的目送。

我從來不說我愛你,但其實我很愛你。

有一次在央視的公益廣告中了解到吸煙的危害,看到一個健康、紅色的肺如何變成乾枯、黑色的肺,當時想:我老爸是個煙鬼,要是他因為吸煙身體不健康怎麼辦?於是自己偷偷照着廣告畫了一幅畫,那叫一個丑啊,旁邊用超大的字寫上——吸煙有害健康!還畫了一把超大的紅叉。

我從小是個搗蛋鬼。有一回晚上跟老爸老媽出去散步,回來的時候和同學去玩了,我記不清有沒有跟他們打招呼,但是他們找了我一晚上,準備報警的時候我回來了。當然,等待我的果然是一頓毒打,可我倔啊,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跟我老爸犟嘴、對打。

這估計是我印象中跟我老爸對打最厲害的一次了。據我老媽回憶,我老爸問我:你知錯嗎?我回答:我沒錯,還不讓人出去玩啊!然後我老爸氣沖沖的拿起掃把,我為了自我防衛啊,於是順手拿起了拖鞋,我想我當時可能是夠不到衣架,簡直是世界大戰。這回之後,我老爸傲嬌了,愣是一個月沒理我啊。最後以我屈服道歉而告終。

記得初中的時候,送我老爸第一份禮物,一輛電動車。因為我老爸很喜歡釣魚,原本想着給他送一根釣魚竿,省得他天天說要出海釣魚裝備跟不上,結果獎學金不夠,只能買一輛電動車了。真的是超級想送釣魚竿的,畢竟那是我老爸當年念叨了一個月的東西。

再後來,長大了。決定獨自一個人去很遠的地方上班,他不擔心是假的,我不想留在家裡也是假的。每次想他了,就給他發短信、通電話,會給他發我的照片,調侃的問他這個姑娘好看不?

我從來沒跟我老爸說過一次我愛他,但其實我也很愛他。可能內心感情世界豐富的人,很少會做出在他們看來太過於矯情的事情。也可能是我自己比較木訥,難以組織語言表達我的情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着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不用追。”

其實我也很愛你!

——The End.回憶真的是一道泄洪的閘門,一旦打開,奔騰的水勢慢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