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或是黎明,你渴望自由

提到自由腦海中總會浮現出天空中的雄鷹,銳利的雙眼直視前方,隨風翱翔,人們永遠不知道它落地會是什麼樣子。也會嚮往深海中的游魚,隨水而動靈活無比自由自在。

但是,鳥類的飛翔仔細想一想是為了什麼呢?捕食,遷徙,它不會真的在風中沉思,不會真的高傲的俯瞰大地,一切都是我們的臆想。而魚呢,我不知道它們會不會有7秒的記憶,我只明白它們離開了水就會死,那不是自由,只是它們的生存之道,生存空間而已。

今天看了女神的一篇文章,你總是活在別人的時間表裡。於是滿臉沉思的在廁所里呆了很久,最後洗把臉繼續安靜的準備加班。回家的路上不由得又想起這個問題,是一個關於自由的話題。

我們可曾自由過

小時候活在父母的襁褓之下,受過委屈吃過苦,也不會思考自由的問題,那時最關心的是父母會不會打自己,自己過的快不快樂。之後便是我們千篇一律的升學路了,小學是父母挑的,之後的初中也基本是在父母的嚴加管教下才得以脫穎而出,自由是什麼呢?不明白,當時很把考試當一回事。高中在外求學,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自己一個人,腦子里突然冒出來自由兩個字。自己開始上網,開始看小說,開始網戀,開始盡情的宣洩青春和情感。後來,發現這不是自由,而是放縱。之後從大學到現在,都在一條可以推測的軌跡下生活,自由過嗎,或者,你可曾想過自由。

我以為自由就是辭去工作的說走就走,遠遊大好河山。一個人出去很多次之後,體味到的是一個人的充實和寧靜,可是自由嗎?事實上,你總要回來的。你去的都是別人去過的地方,腦子里對一個地點總是有了太多的刻板印象。去三亞一定要去亞龍灣看海,去杭州一定要看西湖,去成都一定要吃火鍋,去黃山一定要看到雲海。你看,你一臉憧憬的飛上藍天,最後落地的也只不過是一條已經在你心中演習無數次,在你耳邊聽聞過無數聲音的路線。

我們無法自給自足,便無法自由

回家路上看到飯店門口一動不動等待餵食的狗,每一隻動作都嚴謹的一絲不苟。回家的地鐵上看到一群群面色疲憊的人,拿着手機胡亂刷着一天最後的時光。我們生存於食物,生存於人際關係。吃飯咀嚼是我們每天都要做的事情,而上班也是,懂得領導的需求,處理好同事關係,一套一套的職場經驗在影響着我們。誰傳遞的,從父母到朋友到偉大的書籍。

是的,還有偉大的書籍。青年時最愛《平凡的世界》,讀完心裏平靜不已。最近一兩月再次撿起寫作技能,發現這個世界的文字比起兒時變化太多。

寫字的人永遠比看字的人要多,所以,無數寫字的人忙着討好讀者。我一直在想,誰會成為你的讀者呢?一定會是比你強的人,比你自由的人。

我們會看到各種各樣的寫作培訓營,專攻方向大到社會熱點傳授雜文,小到如果利用新聞蹭熱點刷點擊量等等。當寫作有了章法,那麼寫成后的書籍也就沒有了閱讀的意義。而文字的世界里,最終只會剩下寫字的人,看字的人早已消失無蹤跡。

思想就是自由

我一直儘力迴避教授類的寫作內容,因為我很愛自己的寫作方式,我愛自己寫作時的自由樣子。一行字寫下來,下班時身體的疲累感會頓時消彌不見,只剩一個自由飛舞的靈魂。它會從你紛繁的記憶中呼嘯而過,一下子獨立於這個世界做着自己的思考。

是的,它有思想,它不是你臆想出的憂鬱的飛鳥或是飛魚,它是我們區別萬物生靈的自由的鑰匙。你一定覺醒過,大徹大悟過,那一刻你是否在意過自己的身體疲餓,是否在意過生活的千斤重擔。你沒有,你只是突然成為了你自己的靈魂,突然的想明白自己要怎樣去主宰自己的人生,並且,想要一直可以做自己生命里的靈魂。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不明白愛情和自由到底誰更重要,但是,我也明白,每個人都會戀愛,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自由的鑰匙。我們從小到大的求學生活未曾做過選擇,畢業后的人生路旁也早已被插滿了親人的路標,前行左轉或者原地向後,我不覺得這樣臃腫麻木的道路會是一條自由的道路。

我現在很困,可心裏還是淡淡的興奮,起碼在思考的這一刻,我是自由的,我在做自己愛做的事情。明天我依舊會上班打卡任勞任怨,明天我依舊會一日三餐,吃喝拉撒。但是,當我明天再看到周圍的人時,我會發現哪些人的靈魂還在沉睡,靈魂棲息之地風雨飄搖,如殘燈燭火。當然,我也會發現身邊的那些有趣的靈魂,他們也在一樣的加班,可是他們,好自由啊。


自由像是魚,我們只是岸上偷腥的貓

生活由規則構成,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緣由並且要遵循規則。可唯獨你的思想你的靈魂,它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不需守則。它們的衍生物叫做真心話。它們是自由的,它們彷彿是一縷溫柔的火光,堅定的想要看看這個世界。

工作,生活,加班,遠行,願你偶爾可以自由,即使掙脫不開枷鎖,也可以搖下來一些銹跡斑斑用來觸目驚心。

題外話:最近加班嚴重,端午回家的票也退了,只是為了早一點完成工作,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是不能退讓的。一天腦子里都會飄進來自由兩個字。我感覺,只要我真的思考過,或者真的相信自己是一個有思想的人,那麼,我們一定已經在自由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