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未如此,痛恨自己的能力。

曾經,她多麼渴望強大,渴望完美,渴望智慧。這些光環,只為自娛自樂,卻無形中成為鋒芒,傷害最愛的人。這些華彩,讓她迷失,失去最初的方向。也讓他們迷失,看不清她的容顏。這些光環和華彩,太過可恨。

其實,她只是最普通的小女孩。喜歡所有瑣碎的小東西,珍惜一切細微的小情緒,那些榮光,不過是一時貪玩,得來的附屬獎品。卻不知不覺,成為她與真實之間,最荒誕的阻礙。她從未如此,痛恨自己的能力,痛恨自己的逞強。

年少無知,莫名清高,總害怕被施捨,分分厘厘,都一定要自己去打拚。這些逞強,這些任性,這些較勁,終於將一條原本輕易的直線,走的蜿蜒曲折。身上的鋒芒,拒人於千里之外,最終傷害最愛的人,造成無可挽回的錯。

她恨自己,那麼無知,那麼狂妄,那麼要強。如果時光倒流,她情願自廢武功,變成百無一用的庶人,粗布荊釵,尋常巷陌,只想在夕陽西下的時候,輕挽衣袖,為他素手烹飪一碗白粥。無欲無求,柴米油鹽,再也不問江湖風雲。

親愛的,是不是我走的太急,才致使你和我,一次又一次的錯過。我太過自我,只享受拼盡全力,達成目標時,那一刻美妙的空虛,卻沒有真正顧及你。如果我慢一點,停下來,等一等你,是不是我們就能夠踏上節拍?

“他也不希望被施捨。”慈父般的提點。

忽而想起,與父親一起打球。好久不運動,她體力不支,雙腳發軟。但是,真的踏上球場,卻依然情不自禁,要飛身去接球,拼盡全力。體內的洪荒之力,根本不受控制。她沒有技巧,沒有套路,只有兇猛的剛直,以及古拙的狠勁。

一個小時的球,她打的異常艱難。摸爬滾打,根本不顧賽場界限,以及所謂規則。她的原則只有一個:接住這個球。每一個球,都要用儘力氣去接。以至於,她很多次摔倒,滑倒,跪倒,四仰八叉。但是,她痛快大笑,酣暢淋漓。

原本,父親知道她乏力,只想打和平球。但是,她卻偏不依不饒。“你不許讓我!”她向父親喊道,越發兇狠凌厲,逼得父親不得不更加專註。沒錯,在賽場之上,沒有身份之分,拼勁全力,才是向對手的最大致敬,才能夠痛快淋漓。

“見你跌倒,又疼又愛。”父親說道。

忽而明白,他也是如此吧。愛情,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較量,若我因心疼你,故意收斂實力,你也一定會察覺,感到不滿與抗議吧。驕傲如你,一定不希望我施捨憐憫。或許,只有我全力以赴,才是對你最大的信賴和期待。

正如我的自責,認為自己的光芒傷了你,你也一定在內疚,覺得沒有照顧好我。正如我,如此痛恨自己的能力,你也一定在怨恨自己,想要從此甘於平凡。原來,你和我一樣,都願意為彼此,自廢武功,成為最普通,最平常的那個人。

原來,我們都在彼此體諒,彼此關愛,彼此承讓。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你的苦心,明白你是真正懂我的那個人。原來,原來,你愛我如此深沉。可是,正如驕傲而脆弱的我,並不希望你讓我。驕傲而脆弱的你,也並不希望我讓你吧。

我曾怨恨自己,對你坦言太少,未來得及表明心跡。卻不知道,原來在我開口之前,你早已明白我心中的所想。一直以來,都是你在等待我,體諒我,守護我。可惜愚鈍的我,到此時此刻,才終於明白。對不起,我懂得的太遲。

在愛情的賽場上,你和我都在奮力揮拍。我曾錯怪你,認為你沒有等我。現如今,才明白你的拼勁全力,是對我多大的信賴和期待。你一直信任我,相信我會始終與你勢均力敵。原來,你愛我至深,懂我至深。感謝命運,賜予我如此寶貴的你。

親愛的,你的戰書,我收下了。我終於肯原諒,自己的固執和倔強,因為這樣的我,才是你真正期待,真正愛的那個我。正如我所愛的,所期待的,也是如此驕傲而脆弱的你。我會拼盡全力,奮不顧身,接好命運的虛空,向我投擲而來的每一個球。

我會竭盡全力,也請你不要承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