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這個話題並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只不過今天也想寫寫自己的看法。

如果真的最後病入膏肓,生活已經無法自理,只能切開自己的喉嚨,插入各種機器才能維持生命的話,我願意選擇安樂死


首先,做出這樣的選擇,可以省下一大筆有限的資源。

別的不說,現在醫院各個科室的病房床位都是個大問題。

隨着社會老齡化的程度越來越高,醫療資源會越來越緊缺,而且知名的、頂尖的優質醫療資源都彙集在大型城市,這樣的客觀條件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我想各位可想而知。

在我已經知道自己的病已經沒有希望治好的時候,為什麼不把有限的治療機會和床位,讓給其他病人呢?

或者說得更加直白一點,誰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吹來的,與其拿着幾十萬扔在這個治不好的黑洞里,還不如讓付錢的人拿着這筆錢去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讓人絕望的,不是暫時的困難,而是完全看不到希望。

我願意選擇有尊嚴的死,而不是苟且着生。

本來現在的人壽命就已經越來越長了,但是,壽命越長並不代表着生活質量越來越高,更別說,還是個得了絕症的病人。

像前文說的一樣,當我是靠着各種呼吸機、營養液來維持着生命的時候,在我看來,都不如一棵植物過得好。

我已經完全失去了自主選擇的權利,無法享受生命的美好和希望,每天都是相同的白色、相同的病房,形狀差不多的管子源源不斷地輸送着營養。

那請問,這樣的日子有什麼生活質量可言?

如果問你,每天生活的樂趣你可能說出來很多,比如什麼麻辣小龍蝦、燒烤大排檔、苟且的眼前、詩和遠方、音樂、愛人,甚至是和愛人合二為一啪啪啪。

但是,當這些你喜歡的東西都離你遠去而且再也無法獲得時,你還有什麼動力和勇氣繼續生活下去呢?僅憑意念嗎?那可能真的很抱歉,你的意念沒有你自己想象的那麼強大。

如果意念可以抵抗誘惑和痛楚,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沾上毒癮而且怎麼都戒不掉了。

最後一個就是,如果我早早地選擇了安樂死,說不定我很多器官還可以趁着完好的時候捐獻出來,不必等着退化或者衰老了,完全失去它們的價值。

中國人都講究“人死為大”、“入土為安”,很多人都接受不了死後醫生再對自己的身體剖開,取出點什麼來再縫上。他們覺得這樣的做法,冒犯了他們。

但是,如果你的孩子或者你自己就是那個等待角膜或者心臟移植的人呢?


可是,不管怎麼說,現在在國內,安樂死還是被禁止的。

當然讓人們最能理解的,就是人們固有的觀念。

一般生病的大多是長輩或者父母,不管他們是不是自願提出來忍受不了病痛,要求安樂死,孩子們都會被認為是不孝順。

這個不孝順,在旁人的眼中,可能包含了情感上的,也可能包含了金錢上的。

有的孩子呢,則覺得有老人才有家,沒有了老人,就像沒了什麼牽挂一樣。

但是,我想說的是,家是需要經營的,父母是需要陪伴的,如果你什麼都不付出的話,那你也不需要父母來給你所謂的“家”背書。

一個你兩個月都不回去的家,請問還能叫家嗎?

另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安樂死的可操作性太差,和對監管的要求真的太高了。

雖然安樂死在近幾年的時間里,幾次都被推上風口浪尖,但是一直沒有被通過的重要原因,就是無法保障這項權益的合法合理性。

舉個例子,如果病人本人並不同意,而病人的家屬和醫生串通一氣,並強迫病人簽署安樂死的同意書,這樣的情況該怎麼辦?

這樣的情況並不是少數,即便是在國外已經允許安樂死的國家,保守統計這個情況已經佔到了40%以上。

再舉個例子,如果病人本人不同意,病人的家屬惡意虐待病人,並給病人斷水斷糧,威脅病人去選擇安樂死,又該怎麼辦?

最後舉個例子,安樂死使用的藥劑如何分配,如何儲存,才能保證這個藥品的使用?而不是被各種內部人員或者醫藥代表從中作梗,使用各種手段偷盜藥品並進行了非法交易?

如果這些非法流出的藥品,被不法分子拿到了,你能想象這個社會會亂成什麼樣子嗎?

目前“到底該不該推行安樂死”是個無解的命題,但是希望在不久的未來,良好的管理和強大的治安能帶給我們答案。


希望有一天真的絕症了,安樂死與否,我們可以有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