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自己不太相信宿命論,不過後來隨着年歲的增長,慢慢的也理解了宿命論的真義,也逐漸理解自己所知的局限性。現在我慢慢意識到人其實就是生活在一個巨大的社會滾滾潮流中被不斷裹挾向前。

世界就是我們頭腦中的反象而已,你是怎麼理解世界的,在你的頭腦中世界就是怎樣的,並且我們會認為這就是真實客觀的世界,即使這個跟真實的世界差距甚遠。

有時會造成我們只能相信我們願意相信的事物,而對其他顯而易見的事物卻熟視無睹,並且認為聰明的自己已經掌握了所有真諦,想想也是充滿了諷刺。

舉個例子吧,比如說19世紀末,意大利的羅塞託人大量遷居美國的賓夕法尼亞。當地醫生髮現,遷居至此的羅塞託人既沒有特別健康的飲食也沒有獨特的基因,但55歲以下的羅塞託人中竟然沒有一人死於心臟病,這事對當年心臟病流行的美國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醫生將他們稱為“異類”。或許我們會將這個現象出現的原因歸結為飲食、地理位置和遺傳基因,不過通過後來的不斷研究專家發現其中還有生活的環境、社會的壓力等被我們嚴重忽略的因素。

更多的例子可以告訴我們,
孤立地考慮某幾個大家都認為的顯而易見的因素,不一定能夠解釋導致某件事的結果的具體原因。而我們大多數對此並沒有太多清晰的認識,以為自己了解的即是這個世界全部的真相,被蒙在鼓裡卻渾然不知。

有時有些人或許也能逃過這樣的圈子。不過這可能得藉助原生家庭的協同幫助,單靠自身有時也會比較困難,或者是這個人本身比較厲害或許也有機會逃離。

一個人出生在什麼樣的環境里對之後的發展會起到巨大的作用,這也是我慢慢理解宿命論的一個關鍵。能夠跳出自己固有的階層或者圈子里需要非凡的努力,當然還有虛無縹緲的運氣。事物發展有其固有的規律和路徑依賴,偏離這個軌道有時需要足夠的運氣。

一個人在家庭生活中會習得父母身上的各種優點和缺點。一個經驗和社會閱歷更豐富的父母會為孩子提供更寬廣的視野,這對這個人以後的發展將起到更大的作用。

假如從小生活在政客家,那麼自小就會習得各種為人處事的禮儀,比如酒桌上的禮儀,怎樣握手,怎樣展現出自己的涵養,怎麼待人接物?怎麼了解對方的思想以及如何去交談?都可以從父母身上學習人際交往的關鍵之處,做事也會更加得心應手,並且這種能力會內化到小孩內心,就好像是天生就會一般。

而一個從小沒接觸過的小孩初次應對複雜的人際關係將會顯得是那麼的不知所措,惴惴不安生怕把事情搞砸,更何談得心應手了,當然對人心也理解不了那麼通透。

把時間放長來看,之後成長中遇到的各種棘手之事,經驗豐富的家長可以站在更長遠的角度通盤考慮全局做出最有利於自己孩子的選擇,更可以將自己的人脈和各種資源調配來幫助孩子度過難關,這就好比是人民幣玩家,打遊戲各種裝備齊全,犹如開掛!這種培養模式也稱之為協同培養策略。

而那些涉世未深者或其父母壓根沒經歷過這些事,自然也不能給孩子提供更長遠通盤的考慮了。這種培養模式稱之為自然培養策略。
自然成長策略則只把孩子的成長當成孩子自個兒的事,因為撫養孩子長大對這些父母來說僅僅是責任而已,且也已經耗費了他們不少的力氣。

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來路徑依賴選擇道路的差距是如何巨大了?

有時一個人能夠獲得成功跟時機的選擇也很有關係。正所謂時勢造英雄。1975年1月被認為是個人計算機時代的起點,我們知道,
任何一種新事物的誕生,都是越早接觸的那批人有可能享受到最大的紅利。

仔細觀察和研究在計算機和互聯網產業中影響整個世界的人,他們的出生年份都如此接近,大部分出生於1955年左右,這真的只是巧合嗎?

世界上第一台個人電腦面世的時候,上面這些人恰好都是19-22歲。
這個年齡段的人大膽無畏,衝勁十足,也沒有什麼家庭的負擔和生活的壓力,正是學習的黃金年齡,稍稍學習幾年之後,就是在新領域大展拳腳的年紀了。

以計算機和互聯網領域巨人們的例子來說,如果他們出生在1950年之前,那麼在1975年時他們可能正為家庭和孩子奔波忙碌,要放棄現有的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邊工作邊保持在新領域的大量學習更是不太能做到,也沒多少人會嘗試花高價去購買一台在當時並不知道有沒有用的個人計算機。

而如果你出生在1960年後,同樣會因為年齡太小而錯失很多實習和創業的機會,當你終於等到的時候,大佬們早已分完山頭。

所以,
時勢也有講究,尤其是當某些能夠改變世界大局的新事物出現的時候,你正處於什麼年齡和狀態對成功來說至關重要。

而這個不是你能改變的,所以從這個角度說你一個人的命運跟其所處的時代背景很有關係。假如說你很能打仗,殺人技術更是高超,這要是在古代或者戰爭年代或許你就是一代名將,可出生於現代就更有可能被埋沒。所以並不是說你有問題,而是你所處時代不同而已,只有擁有這個時代所需要的才能才能生活的更好。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主旋律,雖說我們各自的發展會受到自身所處環境的影響,想要躍遷得需要額外的能量,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為此付出努力去獲得更好的生活。狄更斯說,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關鍵看我們如何應對啦。

分享